更新日期:2009/04/19 08:42

(中央社記者李明宗台北19日電)從導演侯孝賢給的新台幣170、180萬元錄音設備起家,電影錄音師杜篤之上山下海超過30年的錄音人生,已在台灣電影史上,寫下不可或缺的一頁。他卻說,其實只是想幫導演們築夢。

7座金馬獎,比侯孝賢還多。法國坎城影展「高等技術大獎」,台灣電影第一人。國家文藝獎得主,又是電影人獲獎的濫觴,但在杜篤之開設的「聲色盒子」工作室裡,都沒看到這些獎項。

他說,不擺,因為「這對有些人來說會有壓力。我希望他們不要有壓力,為作品儘管要求我,儘管把你的想法告訴我」。這就是杜篤之;他的謙虛,來自他的事業緣起與專業的堅持。

現年54歲的杜篤之1973年參加中央電影事業股份有限公司的電影技術訓練班,學習錄音工程技術。1978年進入中影擔任助理,事業的起步,要從侯孝賢提供的一筆資金說起。

侯孝賢在國際影壇嶄露頭角後,拿了一筆「當時可買一棟房子」的資金給杜篤之,讓他買了第一套連著推車的錄音設備。「這一套是侯孝賢送我的。他只跟我說,拿這些去經營自己的這一塊(錄音),然後要培養新人,要幫那些沒有錢的人做電影」。

從這一套錄音設備出發,杜篤之開始了他的錄音生涯。「我是沒有本錢起家的,是人家給我的,所以我現在有今天,是當初那一套run(營運)到現在,現在就有空間幫人,沒問題,幫了不會覺得我虧了」。

在杜篤之的協助下,不但侯孝賢、王家衛、蔡明亮等知名導演都在杜篤之的工作室完成錄音工作,新進導演如鍾孟宏的「停車」與魏德聖的「海角七號」也是在這裡邁出重要一步。

「停車」入圍坎城影展「一種注目」單元時,距交拷貝僅剩10天,但要完成一部電影的錄音工作最快也要20天,在杜篤之「來不及也要來得及,一定要來得及」的信念下,他先停掉4個錄音間所有工作,5天完成不可能的任務。

魏德聖拍「海角七號」前,為募集資金,先抵押房子拍了「賽德克巴萊」短片,工作人員幾乎都不支薪幫忙,不但攝影師推掉待遇優渥的連續劇拍攝機會,杜篤之也無酬幫忙。「台灣電影不會死就在這裡」,他說。

杜篤之的成功,不是偶然。

想 成為電影錄音師,至少要在拍攝現場拿長桿麥克風擔任Boom man(收音人員)三年才夠格。對於Boomman,最大的考驗在於麥克風最靠近演員的聲音最好聽,也就是要放在「攝影機快要拍到,卻又拍不到的位置」, 若這時演員演哭戲,就看你「敢不敢放在危險邊緣,又不被拍到」。

杜篤之回憶,拍攝「少年 (口也),安啦!」時,演員魏筱惠一場哭戲,他沒注意到錄音帶用量,等演員開始哭時,錄音帶卻跑完了,哭的很精彩那段沒錄到。「為了這件事我自責3天,覺得我對不起這演員,真情都白搞了,好幾天無法釋懷」。

這些經歷,讓杜篤之更嚴肅看待自己的錄音工作,從興趣,漸漸轉為責任,這意味著「要比別人更會、更有經驗,有責任維持這行業或這角落的水準與傳承,有責任幫這個社會把這個角落做得很完善,因為有很多人需要你的力量幫他們做東西」。

他在國片最不景氣時創業,有人勸他公司設在中國大陸,機會很多,但他婉拒,因為「這是個責任,你走了,台灣這些導演怎麼辦?不能拍每部電影都到大陸去找你吧?」

有人要投資,他也婉拒,堅持獨資,倒不是驕傲,而是擔心有很多新導演拍的電影很好,但沒錢後製時,他希望能一下子就答應幫忙對方。若合資,「這工作不好做」。

杜篤之堅持,不論時間多麼趕,資金多麼少,攝製條件多麼限縮,出來的成品一定要與好萊塢的上百倍預算產品競爭,「最後拿出去的是要可以拿出去競爭的東西」。

杜篤之在台灣圈子外的知名度或許不高,但是他不在意,他只希望導演們「盡情去想像,我們可以幫你做出來,哪怕你錢很少」。他說,侯孝賢曾對他說起,在拍戲現場,演員可以NG,但技術人員不行,「我們NG就對不起人家的感情,我們不能NG」。

杜篤之追求的,也是一個絕不能NG的專業堅持。980419

「今天的台灣英雄」專欄部落格網址:http://www.cna.com.tw/TWHero

創作者介紹

台片新高潮

twavetof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