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你好嗎r.jpg

導 演︱張作驥

主 演︱紀培慧、范植偉、高捷、陳慕義、張捷、高盟傑、太保

上映日期︱2009年7月31日

參展紀錄︱2009台北電影節閉幕片

部 落 格︱http://blog.xuite.net/changfilm/father


十種不同性格的父親,十種不同方式的愛與關懷:老闆為不良於行的女兒過生日,沒想到小弟竟然買錯了蛋糕,於是展開一場搶救蛋糕大作戰;清早剛下班的工人,為了帶遲到的兒子趕火車,急忙地騎著三輪車載兒子穿過山間與小溪,跟火車賽跑......。穿插在令人發噱的幽默和至深的情感之間,繼《忠仔》、《黑暗之光》、《美麗時光》、《蝴蝶》之後,導演張作驥一改以往暴力血腥的江湖風格,以豐沛的情感醞釀這部感人至深的力作。

導演簡介

1961年生於台灣嘉義,畢業於文化大學戲劇系影劇組,畢業後曾擔任虞戡平、徐克、侯孝賢之副導。1993年拍攝首部劇情長片《暗夜槍聲》,之後陸續以《忠仔》、《黑暗之光》、《美麗時光》贏得金馬獎最佳影片等國內外影展之肯定,《爸...你好嗎?》為其個人最新作品。

 

全民大影評 徵文活動

請參加徵文活動的朋友,直接點選迴響貼下你的影評即可哦!

詳細活動辦法請見:

全民大影評 徵文活動 大家一起來!

創作者介紹

台片新高潮

twavetof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洋洋
  • 好想對你說聲:《爸...你好嗎?》

    看到最後,斗大的眼淚一滴滴釋放了悸動……

    這十段故事,有濃有淡,有喜悅有悲慟,我最最喜歡【往日的舊夢】。

    那一整段都好輕快可愛,祖孫三人難得的早餐時光,爺爺可愛的中、英文夾雜,中、西餐各有所好,時代的變遷與觀念差異下的吸收,爺爺泰然地滿足於現下的清閒生活,在探戈的舞步中獲得快樂。

    「花落水流,春去無蹤……」,魂縈舊夢的低吟,在屋子裡旋轉的爺爺與舞蹈老師,兒孫在窗外靜靜欣賞兩人的舞姿,一切都如同爺爺說的那樣Simple。輕盈的節奏與諧趣的台詞,場面調度精準而巧妙地揉合祖孫三人,這樣的凝視,如此美好的片刻。

    【孩子,你還記得什麼?】則讓我最為感動。魔幻的片刻,似真似假的懷疑與相信,這段導演放入了廣東話(導演父親的母語),或許這段也是導演私密的個人情感投射。當太保帶著兒子看動物園裡的猴子、大象、長頸鹿……,一邊細數著過去,自責的告解,舊地重遊,激動地對著兒子大喊:「我是爸爸!我知道你也有看到!我是爸爸……」

    迫切渴望喚醒的共同回憶,當遺忘與失去已定,彌補的陪伴在等待和時間的消逝中,顯得格外讓人動容。也許是導演對父親的追念,片尾的情感相當濃烈、真摯。

    【爸爸 不要哭】裡放聲大哭的小爸爸「高盟傑」,對著安慰自己的兒子,無助地不住嗚咽,自然的流露是整部電影裡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演員,非常有感染力的精湛呈現。

    這部片還有好多段都是不錯的小品:【原點】、【背影】裡,父親那內斂卻又充滿力量的關懷,【期待】裡寬容、坦然面對的父親,【鐵門】貼近現代社會裡的獨居父親,【心願】裡熱愛潛水的女兒與牆上所掛的《碧海藍天》(熱愛潛水的爸爸)相互對照,【阿爸的手錶】描述內心的關懷與經濟現實的無奈與無力。

    在父親節前夕,這是一部令人不斷想起父親的電影,照亮一向沉默或較為內向的父親形象。日常生活中被忽視或習以為常的一舉一動,在銀幕裡放大後顯得相當偉大。驚覺自己是這樣的被父愛包圍,進而渴望關心,表達心中的愛與感謝。
  • LeS
  • 十個故事裡的爸爸,有三個哭了,而且也有飆淚的。從女權發展的時間看來,從解嚴開始爭取,到現在二十餘載,終極目的其實不是女權,而是兩性平等。而在同一個時期,也就是父權時代,承接了這個衝突,也宣告了父權體制需要在時代中退場。因為長久以來歷史的演變,從種田開始以男丁勞力為主體開始,演繹而成父系道德禮教,歸納到每個家庭都這麼組成在農耕時代最安全。所以男人反而在體制中不知道要怎麼接受女性的興起,而有了這個時代眾多矛盾的爸爸、還沒能過渡到現代的爸爸、活在過去的爸爸、革新成功的爸爸...。

    我的爸爸對我的影響,不大,幾十年而已。在他的勢力範圍內,最可怕的東西是價值觀,他只說了一句畫家會餓死。就漸漸的瓦解了我畫家的夢想,所以我的童年不快樂,沒有童年,因為這其實是一個最有效的宣洩孔道,但被堵塞著了。即使是學了科學、英語、鋼琴,電腦,對我來說都是沒意義的。所以生命的本末關係,在這十幾年是顛倒的,是框架的,是讓人帶有傷痕的,讓人在不健康中,歸納到安全的主流觀點當中,但沒有我、沒有自己,我在他的疆界之中。
    就儒家觀點來說,這叫傷痕,沒有傷痕哪來的自覺、沒有返樸哪來的歸真,也就是說自覺就是從不健康恢復回健康的力量。應該說我有了這個正確本末順序、健康的生命概念,榮耀是歸於曾爸,不是我爸爸。不過我是通過與我爸爸的實踐,也才恢復成為健康的。我與我爸爸都是這個矛盾時期的男人,所以若是我了解的本末關係(選擇忠於自我),那我緩慢實踐於父子關係、應該就會有信任的親子關係(當然一直都是信任的,只是這是可以溝通的),他也能 100% 的支持我所選擇的決定,即使有現實上的質疑,精神上則完全尊重。緩慢實踐的好處,絕對不是文化大革命那種,把父權體制揪出來批鬥,強迫退位,根本沒有這個必要,父權體制本來就是不正常、不健康的,若是有方法能夠朝向健康(兩性平等),和樂而不為,就是還沒找到一個方法,所以幾百年來一直苦撐,而現在找到了(愛為生命之本),時代其實也需要新男人來宣告時代的轉型。

    我沒有看過我爸爸哭過,可能是因為我有個福星的媽媽。在我出國、當兵期間,爸爸繼續打他的球,跟朋友玩耍。只有兩次我記得很清楚,一次是它吃髒髒的燒酒螺,半夜肚子痛,我正好習慣晚睡,所以就被媽媽叫出來一起送爸爸去醫院。他很虛弱,身體直冒冷汗,聲音很微小,我攙扶他已經不再有一座山一樣的可怕,將他扶近車後座,直達醫院,執夜護士給填寫資料,後來給了幾顆腸胃炎的消毒藥,吃一吃,躺一會兒,眉心就舒展睡著了。我和媽媽坐在病床旁邊的小椅子,那天我記憶是我覺得媽媽一直很健康,爸爸不像山了。

    另外一次,是媽媽上班時出車禍,她自己滿臉鮮血的回家,爸爸趕快送她到大醫院。不久,我才接到阿姐的來電,這才趕去醫院。到了加護病房,爸爸非常忐忑,說話就像是個被嚇到的孩子,不知道怎麼說清楚事情。是得穩住這個氣氛,也就是說對於車禍的發生以及與醫院的關係,我理性穩健的說給他聽。然後他去接阿姐來醫院,媽媽也健在,他才放心。那天的記憶是爸爸不是冷血的背影是平凡的感情動物。

    而我自己從我來看,我好像能夠逐漸朝向健康,所以忠於自我,這我不擔心。而反倒是若是他有這個問題,或者說中年男子也有在時代中壓迫選擇主流觀點的職業、不知道生命的意義、害怕忠於自我,等等,還沒能有充分的力量去衝破社會的框框、以及找到生命的意義,那該怎麼辦。那日,一個白髮的留美老人,約莫四十,他再說他自己的時候,聲音有些顫抖,說他自己的時候會荒涼。這時我才覺得,原來我不是個迷信的人,不需要靠著額外的神話力量來找到自覺。更可以說我的力量不是依靠外力,而是內心源源不絕的湧出。只因為生命的本質就是愛,而愛就是真誠,人生自然就會求舒暢,要求舒暢。一想到這裡,那個老人卻說生命沒有答案也許也是一個答案,則尊重了這一個答案。

    若是說教育子女的成功,是社會的資源佔據量化多寡,是必然有失客觀。對成功的定義,我自己選定傅佩榮說的生命中能夠找到一個支點撐起自己就算成功。所以我自己覺得我能夠撐起自己,時時刻刻,我就是成功了,那我的爸爸媽媽教育就是成功的了,雖然他們不知道他們成功了。

    愛的始義是真誠的開端,而終義是共同成長,人際關係就是愛的關係、家人就是愛的練習對象。不必等到錯過才後悔莫及,現在就能共同成長,誰說愛只有那麼狹隘、其實愛非常寬廣。影片末多少人說不出爸...你好嗎,就證明了我們這個社會真的很需要轉型了,而且最好趕快轉型。
  • nsrfzr
  • 愛總以各種形式存在,這東西,看不見、也摸不著,卻能讓人打從心裡面感受得到。母親懷胎十月生孩子的辛苦是無從衡量的,父親默默為家庭付出的辛勞卻往往被忽略,其實若不是有父親溫暖厚實的手掌撐住這個家,我們哪裡能溫飽能平安快樂的長大呢?
     
    既然愛有很多種面貌,父親與孩子之間的關係便也形形色色。一個家庭裡,父母親都健在的小孩子是擁有最多親情滋潤的;當然也有老婆跑了,父親獨自養育孩子的狀況;也有窮困潦倒的家庭、被孩子棄養的父親、或是對於孩子有某種虧疚感的父親…導演運用10段不同背景的小故事,呈現出不一樣的親情之間的感動。在這10段故事中,觀眾的淚腺功能將會漸漸被啟動,從第一則故事「阿爸的手錶」,導演聰明地悄悄侵入觀眾深遠的記憶裡,要你將對於父親感念的那份心從回憶中漸漸開啟,回憶起童年時候,生病了是誰辛辛苦苦再遠也要立刻載你到診所就醫的,當時甚至連給你看病的錢都沒有,當父親的千辛萬苦為了讓你看病你到處去籌出這筆錢…
     
    好似搭乘雲霄飛車一樣,品嚐這10段感動小品,讓人既期待又緊張,然而,導演也逐步醞釀著觀眾對於父親的思念。特別有幾則故事讓筆者印象最深刻。
    「原點」。家中另有兄弟姊妹的人,或許很容易感受到父母親有所謂的「偏心」,有趣的是,當父母親的很少會承認自己對某個孩子特別偏心,然而其實在孩子心裡,卻明確的知道自己正是那位被受寵的孩子或是被冷落的孩子。如果你曾經被是冷落的那一位,又曾經極度渴望擁有父愛,偏偏這一切好事不落在你身上,到頭來,沒料到父親最寵的兒子竟然將自己父親送進了老人院,卻又要你負起照顧父親的責任,你,能擔得心甘情願嗎?想必大多不是的。即便是兄弟姊妹,還是會為了爭寵在父母親心中的地位而吃味,遇到麻煩事時,也不免互相推託。但如果,放開這些執著,回到原點,想想那是你的父親,是從小撫養你到大的父親,你知道他愛吃的是什麼,雖然他老是要你別花錢買了;他其實也很在意你,只是他從來沒有告訴你。現在他就要自己一人默默去旅行,表面上說不要你擔心,要你好好過自己的生活,你卻知道他只是表面在牽強。這種說不出口的愛,埋在心裡,望著飛機起飛時,是很難過的…也許你多麼希望你對他的思念也能隨著飛機乘載著伴他左右…
      
    「我怎麼捨得離開你」。在單親家庭日漸俱多的社會裡,擁有父母親的孩子是很幸福的,但為了工作所以與孩子聚少離多的父親也不在少數。在這則故事裡,一位父親為了救回載沉載浮淹溺在海中的小女兒與小兒子,不顧自己隨時心臟併發的身體,倉皇的跳入大海,多麼希望他孔武有力的雙手能在這時發揮效用挽救他的兩個小寶貝。然而事情不如人願,前一秒還有說有笑的快樂,往往容易瞬間消逝,隨著妻子在海邊哭喊嘶吼著,一家子再度團圓的願望終究沉落並淹沒在浩瀚的大海…

    「背影」是一篇沒有太強震撼力的一篇小故事,但是卻能緩緩進駐你的心,教你回想起父親一舉一動的模樣。多數父親總是在孩子心裡保持著威嚴不多話的形象,所以不敢或不常和父親說話的孩子,倒也不是什麼怪事。這段故事中的男學生,在家雖然敢跟母親嘻鬧,講著想去畢業旅行、吵著要買一台新相機,在父親面前卻是乖乖閉嘴、一絲也不敢怠惰的傢伙。這倒確切演活了台灣很多典型家庭的相處模式。兒子向母親要求的願望,都聽在父親耳裡,寧願將辛苦賺來的六千元偷偷塞給兒子,自己拖著痛風的病痛工作,在買早餐時囧得朝褲底掏出身上僅有的40元零錢,再拖著沉重的步伐,越過鐵軌,穿著為了趕著送孩子上學而來不及穿正的衣服,衣服與褲子穿反的模樣,被孩子的同學笑著說像難民一樣!縱使行動不方便,騎著破舊的拖車載著趕著上學的孩子卻也心甘情願。從不主動開口與父親說話的兒子,要搖搖晃晃的拖車上,僅是一直凝望著父親的背影,那沾滿污垢的白色衣服,以及那汗流夾背的肩膀,即便父親的拉蹋模樣再怎麼被人家指點嘲笑,他知道,那永遠抹滅不掉父親在他心目中的地位──雖然從未向父親說出口!
     
    簡單明瞭的「鐵窗」,則顯示出一個兒孫滿堂的大家庭在熱鬧喧嘩過後,老父親獨處的惆悵感。除了重大節日們親戚一家子一家子相聚,導演似乎也在暗諭觀眾,平常時刻,也別讓老人家孤單著!
     
    最後,片尾以低調手法出現的真情告白,運用平易近人的手法訪問你我身邊的路人甲乙丙,「你對於父親有什麼想說的話呢?」很奇妙的,當看著這些與我們素昧平生的人們勇敢大方的向父親告白,對於我們內心及眼淚的殺傷力竟然比想像中的大!訪問的不只是台灣人,參雜著世界各種語言,英語、日語、韓文、印度文…即使受訪者面對鏡頭而說的陌生語言無法感動你我,但是她的神情、她鼻酸的模樣、她因為思念父親而哽咽到無法繼續說話,卻同樣讓我們看得心酸,足以讓人大大感動,這是種很奇妙的魔力!這或許是因為,不論我們深處何地,心裡頭對於父親都永遠有著同樣的掛念與感謝,那股想表達的愛,早已打破語言界線,永誌不渝的存在著!
       
    劇情安排:★★★★★
    拍攝手法:★★★★★
    演員演技:★★★★★
    音效特效:★★★★☆
    推薦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