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陽-中文海報.jpg  

導 演︱鄭有傑

主 演︱張榕容、張睿家、黃健瑋、何思慧、朱陸豪、于台煙

上映日期︱2009年8月7日

參展紀錄︱2009柏林影展「電影大觀」單元

               2009香港國際電影節推薦十大必看佳片  

               2009台北電影節開幕片、評審團特別獎、女主角、配樂

網 站︱http://www.zeusfilm.com/yang2

部 落 格︱http://yangyang.pixnet.net

 

「所以妳會講法文嘍?」

從小到大,中法混血兒陽陽老被問起這個問題,她從未見過法籍生父,也不懂法文,遇到旁人頻頻詢問時,只能尷尬一笑。面對母親再婚,學姐成為自己的姊姊,兩人還愛上同一個男生,內心孤單的陽陽,在種種的衝突掙扎裡,究竟該如何面對親情、友情、愛情的傷痛?本片為李安與李崗導演「推手計畫」的第一部劇情片,也是台灣新生代導演鄭有傑為女主角張榕容量身訂做的作品。

 

導演簡介

台灣大學經濟系畢業,曾以短片《私顏》、《石碇的夏天》獲得金穗獎、台北電影獎之肯定。2003首部劇情長片《一年之初》贏得2006台北電影節百萬首獎、台灣新電影獎「最佳新導演」等多項大獎。目前以導演、演員身份活躍於台灣影視界。

 

全民大影評 徵文活動

請參加徵文活動的朋友,直接點選迴響貼下你的影評即可哦!

詳細活動辦法請見:

全民大影評 徵文活動 大家一起來!

創作者介紹

台片新高潮

twavetof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FB00193334
  • 評論:

    新銳導演.為表示出新興人的方式.完全沒有結局.沒有緊湊的劇情....
    只有跑跑跑......一直跑.....不知要跑到那裡...希望導演的生命.
    不要像此片一樣不知所吟的一直跑..........................
  • reke
  • 有心栽花與無心插柳

    原文太長請到:http://rekegiga.blogspot.com/2009/07/blog-post.html
    (容我自己打個廣告吧 XD)
    內文摘錄:

    《陽陽》當然不是一部紀錄片。但是鄭有傑導演卻混用了許多類似紀錄片的技法在其中。從開場不斷跟隨著陽陽在喜宴會場上移動的長鏡頭就已經略顯端倪;而全片九成以上的肩上近景,加上諸多手持鏡頭的晃動、拉背跟拍的鏡位角……處處都帶給觀眾視覺上極大的壓迫感,迫使我們必須以近距離觀察陽陽的喜怒哀樂──更弔詭的是,這些情緒往往是陽陽試圖去隱藏的。這樣的運鏡處理與劇情相互呼應,對人生的真實與虛構做了有趣的顛覆。電影的劇情為假,但拍攝的手法卻故意去擬真;陽陽平日在他人目前展現的情緒為假,反而在劇中劇需要表演時,流露出了真實的情感。真實與虛構的疆界變得晦暗不明,成為這部電影閱讀起來最耐人尋味的地方。

    當然,鄭有傑在這部電影中所要展現的弔詭不只於此。在劇中,陽陽不斷的在抗拒對於自我的追尋,然而越是刻意的出走,卻總是意外的讓自己更需要去面對那些不想觸碰的禁地,男女情感如此,對於生父的記憶也是如此。相反地,越是她所想要追求的──例如田徑場上的突破,反而與她漸行漸遠。有心栽花與無心插柳之間,諸多委屈從張榕容的強顏歡笑中流露出來。在為陽陽心疼的同時,也等於替自己做了一趟療傷之旅,撫慰了不如意事十之八九,卻只能壓抑在心中的無奈。
  • 栞
  • 原文:http://twinsyang.blog.shinobi.jp/Entry/1630/

    陽陽是一個女孩子的暱稱,整部電影正是在說關於她的故事。她是個中法混血兒,可是不知道生父是誰,也不會說法文。她的母親改嫁(或是正式與別人結婚?劇中沒提這麼詳細),讓她與學校教練成了父女,而教練也有個比她大的女兒小如,她們就在表面上風平浪靜,實際卻暗潮洶湧的生活中,過著一天又一天。

    其實我覺得陽陽的問題是她的繼父及繼姊造成的,中法混血兒並沒有這麼多問題,只是她有著愛嫉妒的姊姊。由於陽陽的外表輪廓比較深,看起來比較漂亮,讓小如很不是滋味,偏偏小如的男朋友紹恩又對陽陽有意思,讓小如警戒不已。加上繼父感覺起來又比較關心陽陽,稍微冷落了她這個親生女兒,更是讓她焦躁。失去血緣的羈絆,只有父母的婚姻所形成的關係,其實是非常脆弱的。

    於是在這個屋簷下,陽陽感受不到被關心的感覺。她就像是個邊緣人,一方面得要應付繼父與繼姊,一方面又要擔心母親的處境。她的內心或許曾經想要尋覓父親,可是卻選擇了逃避再逃避。終於在內心終於崩潰之際,她乾脆順從自己的渴望,要求紹恩做她想要做的事情,造就了後來的結局。

    陽陽是很焦慮的,她為了母親必須適應這個家庭,為了姊姊必須放棄所愛,最後仍不得不離家出走。靠著這張外表雖然得到很多工作機會,卻又遇到心懷不軌的人,讓她很無奈。鳴人是個與她有相同處境的人,不被家裡的人認同,但又得走出自己的人生。因此鳴人才會對陽陽伸出援手,他們相互依偎,但又限制了愛情的發展。只是背負著世俗的眼光,他們卻被當成不務正業的一群,那種寂寞與無奈,不足為外人道。

    劇中的那部電影,有隱隱影射劇中的她的感覺。也許她真的不是不想找尋她的父親,只是逃避是個比較容易的方式。因此當紹恩特地去為她查時,喚醒了記憶,卻也害怕。當電影裡面揭露了關於她的照片之謎,她才真正從思念父親與逃避真相的情緒釋放出來,她的眼淚潰堤,卻留下了更多迷失在觀眾的心中。究竟是導演挖掘出了她的過去,或者是她父親留下的相片訊息,藉由照片終於讓她發現?

    整部片看起來是很壓抑的,步調很緩慢。故事還不錯,可是不知道為何看起來有點暈,大概是因為有手持鏡頭的關係。特寫太多,演員的臉在螢幕上顯得超級大,很多時候的燈光又有點暗,嚇了我一跳。可以感受到張榕容在飾演陽陽時內心的糾結,也可以感受到飾演小如的演員內心的扭曲。整個故事的重心雖然都在陽陽身上,卻不能忽視小如這個關鍵,當然還有張睿家所飾演的紹恩,把那種誘人卻又輕佻的氣息演得恰到好處。我還滿喜歡張榕容將頭髮放下來的造型,很成熟,也點出她戲中是中法混血兒的身份。

    後來才發現這部電影只上映到八月二十日,有興趣的趕快去看。這是一部好片,也許批判性不那麼重,可是卻隱含著濃濃的情感,而且還有很多屬於我們台灣電影才有的笑點,不看有點可惜呢!
  • Zola
  • 我看陽陽

      從來沒有這麼感動過,在一幕幕似跟蹤、監視、偷窺的近距離下。
      透過那尾隨在「陽陽」背後的鏡頭,我隨著她跑,隨著她跌倒、哭泣,也隨著她的腳步,勇敢站起。

      難道你從來沒有這種經驗?一天睡醒,突然間的不知所措也從床底爬起,不知不覺地侵入你的身體,攫取你的意志,禁錮你的心靈。俄頃間,你想起最近一次的失敗-和久久才見一次面的家人吵架、與身邊最親近最要好的朋友反目成仇、工作上的事事不順心,你認定這些就是原因,這些就是喚醒你床下那頭龐然大物的紫色怪獸的聲響。然而你得繼續往前走。你換上你認為是最堅固、最牢靠的盔甲,擦上最能夠驅散敵人的香水,從衣櫥中那些僅有的中挑選了一幅標籤上寫著「自信」的面具,你用雙手抬起自己的下巴,昂首闊步,踏出家門。

      電影<陽陽>中的女主角「陽陽」是中法混血兒,經歷了母親改嫁,重組了兩個家庭,再加上田徑場上的失利與失意,她決定離家出走。利用自己不甚喜歡,這時卻難得得以派上用場的亮麗混血兒外表,她逃,逃出了田徑場,逃出了愛情的牢籠,也逃出了使她一次又一次重重摔下而擦破額頭的家庭。她以為是再婚家庭的姐姐,都是姐姐,在田徑場、在家裡,甚至在男友,都要與她競爭,而使她痛苦,使她悲傷,使她難過。她以為她逃,就能永遠不再面對,她所懼怕的失敗都會離她而去;她以為她不在意,她所封閉的情感都能自若地消失,被灰塵掩埋的心靈一角亦不會再被提起。
      然而,電影的結尾卻是陽陽回到了原點-家庭,父親。片中的她演出的電影文本使她親手揭開了被自己塵封已久的傷疤,面對霎時赤裸裸的自己,她手無寸鐵,絲毫沒有防禦能力。她的眼淚決堤,驚訝長期被自己忽略的感受之強烈。是沒有興趣,或是不願面對;是了然於懷,或是不敢正視。她不願說出的答案,卻在一場充滿壓抑的大哭、一段似永無終止、沒有目的的長跑中被揭露。

      或許你也有這種經驗吧,夜深人靜,終於你可以帶著一身的傷痕累累回家。你覺得胸口悶悶的,還在掛念前一天摔的那一跤。倏忽你腦中閃過一股想哭的念頭(你咒罵自己一句愛哭鬼),回過神來臉上已經佈滿淚水。許多事閃過腦中,從童年到成人,從小學到高中,所有快樂的不快樂的、開心的悲傷的,回來了,都回來了。那一刻你了解到原來心碎啊是來自突如其來的回憶,淚水啊是心底一陣一陣波濤洶湧隨著高壓的心情往上浮。原來是從前,就是從前的這些那些,它們才是攫去你靈魂的罪魁禍首,原來那一跤根本不算什麼。

      <陽陽>近距離地捕捉反而使得情感有些若即若離、若隱若現,但這不正是我們看待、認識自己的方式嗎?有些距離,並不是全然透徹地了解。或許電影中女主角陽陽最後還是看不清楚自己,但<陽陽>這部電影卻確確實實地讓我踏出第一步邁向自我認同、認知的路途。
  • ashui
  • 陽陽是個漂亮的中法混血兒

    因她的美麗

    帶來許多困難

    但貼心的她

    總是樂觀以對

    但又在內心深處的她

    又有多少人可以了解她的想法嗎?



    不過也因她的美麗使學長一直戀戀不忘

    導致繼父家的姐姐,也就是學長的男朋友忌妒不己

    二人甚至翻臉

    在一個重要的比賽

    因姐姐不爽她

    在她水裡加禁藥

    導致她的運動生涯從此斷了線



    因緣際會之下

    在從事經紀人學長的幫助下

    踏進了演藝圈

    在朝夕相處之下

    二人也產生莫名的曖昧情愫



    但又因她的中法外表

    使她不想接觸的戲劇的部份

    使她心目中隱藏著多年來壓力

    爆發出來




    我想在陽陽的內心之處

    即使在演藝圈發光發熱

    最愛的還是跑步吧

    所以我喜歡最後她那跑步的畫面

    似乎把所有的煩惱都給抛開


  • aplomv0939
  • 陽陽影評
    http://aplomv0939.pixnet.net/blog/post/28930111

    這是我痞客幫的影評部落格

    另外如果我有抽中的話
    我能選擇神秘趴踢獎嗎?
    如果能兩個抽中當然是最好啦!
    因為我真的很喜歡國片 國片加油!

    信箱: princessceci0958yahoo .com.tw


  • Elric Wu
  • 《觀影心得》陽陽:黑夜之後

    原文:http://elricartmania.blogspot.com/
    信箱:e49542640HOTMAIL .com

    我要一直跑,

    即使氣喘吁吁,也絕對不停,
    黑夜總會過去。

    陽陽

    《陽陽》堆砌著大量的Close-up,空氣中飄著許多看不見的絲,輕輕一揮、一甩,聲線微微一震,如冰山一角裸露的表象下的事物,隨即傾洩而出。

    從手提攝影機看出去的世界,既搖晃又放大。或許,因為靠得太近了,人總看不清事實,但也正因為如此我們更能貼近被攝人的心。隨著攝影師的腳步,我們細細的品嚐劇中人物的任何一個表情。飾演主角陽陽的張榕容尤其無懈可擊。

    劇中,她飾演一位中法混血兒,正如同她本人的背景。陽陽討厭自己是法國人這回事,因為她從未見過她的法國生父。或許是心中的遺憾,使得她不願讓別人看見她脆弱的一面。劇中穿插著許多她人前人後的劇碼,人前她的笑顏燦爛,轉眼間,或是在廁所、或是遠離人群,她的情緒馬上決堤,轉瞬間,收拾情緒,回到人群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張榕容完美地詮釋了陽陽,漂亮地舞出情緒上一次又一次的優美迴旋。


    無言更勝千言萬語
    《陽陽》裡,許多事情,導演並沒有直接讓演員說出來,他們之間的愛恨糾葛,反而是躲藏在少數的話語中,以另一種意象顯現而出。故事中,陽陽和她新家庭的妹妹同樣都是田徑選手,但此時操場上的競賽已不只如此了。兩個人奮力的跑,咬緊牙根,就算輸給別人也絕不想輸給自己新闖入的姊/妹。操場上的競爭已然延伸到親情、情場、面子的競技場上。


    陽陽和小如並無太大的衝突,但屬於她們的競爭,卻實實在在地在操場上併發。

    而陽陽在和鳴人(藝人經紀人)學舞時,在Tango曲《Por La Cabeza》溫柔樂聲的環繞下,兩人的情感也呼之欲出。什麼都不用說,只要靜靜地靠在對方身邊,跟隨著對方的腳步,滑步,轉圈,腿往對方的臀部一勾一劃,一步又一步,什麼也都知道了。

    亦或是,人與人之間的距離,以鏡頭的距離來代替。時而貼近得讓人緊張萬分的距離,輕而易舉展現出,雙方想靠近卻又不得不隔著幾釐米距離的渴望與禁忌的張力。

    有時候,反而是說得不多,感受得更多。就像詩。
    電影的尾聲中,我被感動到了,好久沒這種感覺了。

    陽陽背著黑暗中透著微光的天空不斷地跑著。一直跑,一直跑。
    不停地跑著。
    一個意味深長的長鏡頭。

    你想到了什麼?
  • 鯊魚
  • 情感的放逐《陽陽》(Yang Yang)

    情感的放逐《陽陽》(Yang Yang)

    導演:鄭有傑
    編劇:鄭有傑
    年代:2009

    外在是一部闡述愛情的影片,內部則探討家庭的關係,遊走在兩者之間,明顯描繪愛情,以留白處理親情,在情感的矛盾、衝突與認同中交織出一部情感動人的作品。

    故事講述,女主角陽陽(張榕容 飾)來自中法混血的家庭,再婚的母親帶著她進入一個新的家庭,在學校是田徑隊選手的她和隊長黃紹恩(張睿家 飾)產生了感情的火花,但紹恩卻已有了女友,且正是陽陽新家庭的姐姐,漩在這三角關係中最後陽陽選擇離去,靠著亮麗外表的她進入了演藝圈,也正因中法混血的緣故,經常接到飾演法國女孩的角色,但她一直不願面對自己與法國(父親)間的關係,在這愛情與親情間都無法尋獲的認同,就彷彿田徑選手的她不斷的奔跑,是逃避還是追尋?

    影片首先讓我體認到特別,也是片中所一直強調的意念,陽陽雖來自中法混血的家庭,並且法國父親是處於缺席的狀態,但陽陽並沒有如傳統戲劇中的角色,上演萬里尋母(父)的戲碼,或者嘗試經由照片、故事與事物等等來靠近缺席的父親或母親。此片完全顛覆這傳統意念,反讓陽陽對自己的生父抱持著一股排斥甚至帶有厭惡的心態,這種她與父親間的留白關係一直貫穿全片,形成某種特殊的敘事意念,因為在許多劇情片(尤其是好萊塢電影)典型的敘事手法不外乎在片頭丟出一些問題或懸疑,然後隨著情節的推進與觀者對角色的認識,再一一給予解答和解決,以填補觀者心中空缺的一塊。

    但在此片中我們跟隨故事的進展到最後,導演仍沒有正面處理所拋出的疑問,這乍看來似乎像導演犯了戲劇上的缺失,但其實就以此片的整體脈絡來看,這種留白(疑問)的處理手法,我們觀者的疑惑與空白,也就等同片中陽陽對生父的空白。她不願面對也不知道自己生父的下落,所以片中一場戲處理她與黃紹恩在一家醫院的走廊,看到一張攝影展中的照片,被攝者赫然就是陽陽跑步時的模樣,但作者的名字卻是外文,當紹恩還在疑惑作者是誰的時候,陽陽卻已離去,事後紹恩查出作者的來歷而告訴陽陽後,卻受到她的一陣怒罵。

    此後一直到片尾導演沒有確切的告訴我們照片的作者是誰,與其背後的故事,但我們都不難看出其實也就是陽陽的法國父親,這樣的留白開拓了觀者有多層面的想像空間來形塑此片,從這照片中我們可以看到陽陽的父親似乎仍居留台灣,不時暗中探望著她,並且也還擁有某種父親的關愛或關注,若再以整場戲來看,陽陽激烈的反應也可猜出也許過往她們曾有一段傷痛的記憶,而導致家庭的破碎,雖然片中並沒有呈現出這一面,只透過幾場戲和陽陽對法國的抗拒態度(不願意學習法文,當演員後對演出法國女孩的角色總是有高度的心理掙扎),這種留白比直接的訴說更帶出了戲劇性的強度,我們生活中有時所存有的空白不就在某程度上就是我們不願面對的事物嗎?這留白的手法也是李安一直以來所擅長的。

    而陽陽所不願面對的卻在他人眼中成為一種理所當然,在一場戲的呈現,陽陽臨演一齣偶像劇,扮演一位來自法國的女孩介入他人間的愛情成為第三者,她苦心背誦法文台詞,卻在臨上場被更改,不諳法文的她只有被迫改戲,變成只需要受一個耳光便完戲。這樣的刻板印象卻常常支配我們對他人的看法,而過度化約一個人背後複雜的故事與生命經驗,有趣的是導演也巧妙的將這場戲中戲再結合了戲中陽陽成為姐姐與紹恩間的第三者關係,形成強烈的呼應。

    所以當陽陽接下另一齣飾演法國女孩尋找父親的角色,在一場戲中是他來到父親的屋內,得知父親已過逝,屋內卻擺著許多父親偷拍她的照片,她必須蘊釀出傷痛的情感。陽陽的確在戲中「表演」出悲慟的一面,不過這種心境是出自原本戲中導演安排的意念嗎?(追尋父親的哀傷)還是另一種複雜的心理,戲中戲的安排也許是一種理想,而陽陽則表徵了現實的一面。

    在眾多的青春紀實的影片中《陽陽》有著它的特別之處,影片運用許多手持攝影、逆光取鏡和失焦的處理,來營造出青少年時期的慘綠生活與對生活所充斥的不安感,也另人欣喜的是片中採用大量的長鏡頭卻不再是定鏡的處理,擺脫了台灣電影長鏡頭的沉悶感,而是以流暢的動鏡來交待和刻劃角色間的關係和心理的描繪。

    片中的事件若單獨來看都是老掉牙的題材,但導演將兩者融合後再重新演繹出新的想像空間,並且變化出不同層次的意義,其意念的處理頗具巧思,再配合攝影強烈的風格和林強的音樂,呈現出這部情感真摰的電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