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我去遠方.jpg

導 演︱傅天余

主 演︱李芸妘、林柏宏、游昕、梅芳

上映日期︱2009年9月11日

參展紀錄︱2009香港電影節

               2009台北電影獎劇情類入圍

網 站︱http://www.myjourney.com.tw/

 

阿桂眼中的世界,跟其他人的不一樣。她分不清紅色跟綠色,衣服顏色亂搭,看不懂紅綠燈。祖母很憂心她的腦袋,乩童指示說阿桂的魂魄是被小鬼牽走了,長大以後就會回來。阿桂最崇拜堂哥阿賢,他有一張世界地圖跟滿書櫃的旅行指南,總是帶領阿桂去想像外面那個無奇不有的廣大世界。他們是彼此秘密的守護者,互相計畫有一天要離開這裡,到一個不會感到寂寞,也不會被人當作異類的自由天堂。未來就像一個未曾旅行過的遠方。烏托邦就在地平線那一端,她們能順利抵達嗎?

 

導演簡介

政大日文系畢業,紐約大學電影碩士。多次獲得時報文學獎及中央日報文學獎、新聞局優良劇本獎。曾擔任公共電視《箱子》、《為什麼要對你掉眼淚》、《自然捲》、《偵探物語》等電視電影之編導工作,並以《你在看我嗎》獲得金鐘獎單元劇最佳編劇。《帶我去遠方》為其個人執導之首部劇情長片。

 

 

全民大影評 徵文活動

請參加徵文活動的朋友,直接點選迴響貼下你的影評即可哦!

詳細活動辦法請見:

全民大影評 徵文活動 大家一起來!

創作者介紹

台片新高潮

twavetof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發表留言
  • sunlight1515
  • 貼文囉

    故事中的小女孩阿桂(李芸妘飾)從小因為色盲的關係,導致自己和別人的不同。

    和她一起成長的表哥阿賢(林柏宏飾)成為她最親密的談話對象。

    在每天的相處過程中,因為一位日本觀光客的出現,讓阿桂慢慢發現,自己的表哥原來喜歡的是男生。

    正當這種彼此心中都有個秘密,心知肚明卻心照不宣的時節,小阿桂成長過程中總是嚮往著那遙遠的彼方。


    透過小人物心中的簡樸生活,加上梅芳飾演的阿嬤生動活潑又道地的台語,替整齣影片畫龍點睛,

    只是,陳樂融影評當中提到,覺得這是另一個「冏女孩」的翻版,

    冏男孩有著卡達天王的異想世界;而《帶我去遠方》同樣也有個色盲島,不約而同地象徵幼小心靈裡那塊寶地。

    經此點明,讓我想到,同樣是以孩子的觀點出發,同樣是有個長輩的角色在旁叮嚀並監督著孩子的成長,

    卻在此部讓我看到更多關於同儕之間,秘密與夢想的交流。

    阿賢想像著在未來能和他喜歡的對象一起去遙遠的國外,構築美好又明亮的未來;

    阿桂則是在她小小好奇的心靈當中,看著地圖,幻想能夠早日抵達心中的「色盲島」,找到她的夥伴。

    整體來說,歡笑中帶點淡淡惆悵,演員青澀但不失演技,溫馨小品且意境深遠。

    話說/

    1剛開始看了電影節部落格達人的推薦,以為照片左側那個小女孩是個男生,沒想到林柏宏的對象是另有其人。
    2男主角(林柏宏)的眼睛明亮動人,有點電的人小小心花怒放。
    3影片中的各色小圈圈據說表示檢視色盲圖那充滿五光十色和光彩奪目的世界。
    4雖然安排阿賢喜歡男生的劇情,導演卻強調這絕非同志電影,互動安排既曖昧又不失含蓄。
    5阿嬤(梅芳)的演技無人能批評,就像生活在我們周遭的阿公阿嬤,責備中帶有關愛,出場時現場歡笑聲不斷。
    6阿賢和阿桂一開始練習打招呼方式意味深厚,原來是透過不同人種及文化間的互動而展現其獨特性。
    7不得不提,劇場、電影、廣告等音樂小天王陳建騏的配樂真是沒話說,我好崇拜他唷!
    8台灣這部電影會在九月11院線上映喔。
  • 竹
  • 那好像是一個可以認同我特別的地方
    色盲島
    在那裡大家都一樣
    穿的衣服很美,看的東西很美,那是溝通的顏色
    那個島嶼是我的夢想,我好想去
    只有在那裡,我才能認同我的"怪".......

    我的哥哥失戀了,我在他旁邊陪他就好
    摸摸頭,靜靜的那樣
    看著拋棄他的男朋友坐船離開,本該是不想理他,他是拋棄我哥哥的人。
    可是我記得上一次哥哥也是在這兒跟他的情人道別,揮揮手「再見!再見!」
    突然覺得,那似乎是面對愛情的一種方法。
    所以我也做了,可是我當下不知道為什麼可以這樣,
    但好像是大人所謂的 交代什麼東西的樣子

    我終於夢見那個島嶼的樣子
    我覺得我也到了
    而是不是真的需要去?好像不重要了。
    色盲,是屬於我的特別,
    我跟哥哥的秘密好像也不用到那裡去說
    小島,其實在我心中了

    阿桂



    他是我的男朋友
    可是他們離開我
    他是我生命的全部
    我的夢想在他身上,我的努力呢?
    我想 消失
    我想去 妹妹說的那個小島
    可是我消失了,妹妹呢?
    她會懂得,因為我們心底共享秘密

    或許我未來無法跟她說我的秘密
    可是我可以躺在床上聽她說她的秘密
    今天
    我聽到她說,她長大了變成大人了
    我好開心,也好放心
    我們已經在小島上了吧!

    阿賢


    導演的Q&A讓我好感動,讓我想到電影好多的橋段其實就是生活的事。很多台詞像自言自語又像與我們對話。更讓我感動的是導演說出了我心裡問題的答案。
    有人問導演,阿桂站在碼頭對傷害哥哥的那個人說再見,是 原諒他的拋棄 或是 代替哥哥跟他道別?
    「是對愛情那樣的詮釋,到不是希望他們是以原諒的方式這種說法,我覺得那是理解。
    阿桂或許當下不懂哥哥的愛情,她選擇的是理解。
    原諒,像是有對錯的事情才是原諒。
    可是,愛情沒有誰對誰錯,說原諒太沉重了。」

    我好喜歡導演說的"理解"
    好多時候都想要求另一半的原諒或是原諒另一半
    我發現愛情很多時候是理解
    理解---兩個人的關係、相處、生活、說話

    每個人都有獨特性,或許不被認同
    但色盲島就像是認同這個獨特性
    阿桂色盲的獨特性,阿賢同性戀的獨特性。雖然這樣的名詞像是加註獨特性的框框
    可是認同了自我之後,好像不需要色盲島的環境
    不管哪個名詞加付在身上
    那 就是屬於個人的獨特性
  • 洋洋
  • 不該是我的終究還是要讓他自由:《帶我去遠方》

    內心深處嚮往的遠方,那裡將不再分化彼此,充滿明亮的希望。

    【每個人一定都有什麼地方跟其他人不一樣】

    遺傳色盲的阿桂在同學間格外獨特,於是極渴望去阿賢哥哥口中的那個色盲島,獲得認同與溫暖。無意中撞見堂哥阿賢的秘密,相知相惜的相互依靠。梅芳飾演的阿嬤,在片裡時而叨念時而怒罵,生動展現了台灣傳統女性的形象。飾演旅行社老闆娘的林美秀,見錢眼開的熱情招呼,為此片帶來另一波歡樂。我很喜歡導演拍出來的高雄(我的家鄉),散發濃厚的人情味與融洽的港都氛圍。

    【一個人只要很快樂,就能忍受任何規律】

    快樂的小阿桂與長大後充滿個人想法大阿桂,不論外在眼光如何的審視自己,總能在自己的世界裡不被擊垮;阿賢深陷感情世界而難以自拔,進而為情所困、所苦。複雜的情感糾葛,旁觀的阿桂顯得清醒成熟。支柱對象的互換,親情的力量讓彼此安定。

    【Somewhere I have never travelled】

    真誠遭受欺瞞衝擊的同時,阿桂家也爆發了陷入猜忌與瀕臨緊張、崩裂的大事件。對於「轉念」及「割捨」,導演運用相當細膩的手法,頗富饒趣地帶我們走進阿桂的視角,看見了夢想的另一種實現方式,依然如此繽紛而美好。阿桂對著阿賢說出《一一》結局裡,洋洋那句對於成長的喟嘆,訴說與傾聽的巧妙關係。

    這是一部溫暖而可愛的小品,我也很喜歡傅天余導演之前為公視拍的《自然捲》。導演擅於捕捉青春成長的酸甜與時間流逝對於人的轉變,這次更進一步刻畫親情的溫暖與分歧的包容。詼諧討喜的動畫穿插,讓節奏輕盈起來,陳建騏的配樂更是讓電影格外迷人、深刻。我尤其喜愛片頭小阿桂與阿賢的親暱互動,一氣呵成的真摯自然,林柏宏與李芸妘的首次演出著實令人驚豔。
  • kome
  • 帶我去遠方心得文

    感謝劇組人員在PTT版上提供試映會觀看的機會,今天看了帶我去遠方這部國片。

    劇情上有點出人意料的轉折,原先以為表兄妹無法在一起的原因竟然是....
    整部電影我覺得比較偏向小品風格,以國片來說所選的題材算是比較安全的~
    片中除了阿嬤跟美秀是老面孔外,其他幾乎都是全新組合。

    同樣在冏男孩擔任阿嬤的角色,阿嬤的演出相當具有溫馨的喜感
    為了與片中色盲女主角做對比,整部影片的用色也相當鮮明,
    會後在簽書時候跟導演小聊一下果然是這樣的想法。

    同樣以高雄港為主,本片跟不能沒有你的黑白風格有著極端的反差。
    進場前一直覺得奇怪,明明是高雄市政府有贊助的片子,場景設定在高雄
    怎麼海報的那跟電線杆上面是福隆?
    原來為了拍片場景遍佈台灣北到南~這也太辛苦啦!

    男主角阿賢家裡竟然有R2D2以及格瓦拉海報,好讚

    片中大量使用配樂襯托電影情節,也感受到現在國片重視這樣的細節
    在看電影的當下覺得跟冏男孩很類似,包括小部分出現的卡通場景也是

    不過電影的節奏有點稍慢,對於像是海角七號快速轉換場景的節奏來看,
    本片在這部份可能會有點不太吃香,但還不致於慢到坐不住啦

    這部片子給人一種淡淡而溫馨的感受,帶有鄉土而趣味的片段似乎是目前國片的常用元素
    看完後不會有太多的激情,不過倒可以想想有什麼地方是自己想要去旅行的~

    本片預定在911上映,我心想怎麼選在這一天,這個檔期似乎有許多片要上阿
    最後也買了一本電影書,我個人挺喜歡電影的場景拍攝。

    總之要給劇組人員打氣與鼓勵,讓我們看見國片更多的可能!
  • kuan
  • 尋常的(不)驚悚以及漂浮其中,異樣的孤寂和緩悠的幸福推理

    ﹝不驚悚的那個版本﹞

    n問我,有沒有片子也是在描寫這個時期的女孩?我想不出來,還好,他倒是自己回答了。

    《贖罪》中,尋常的一天,小妹,姊姊,園丁男孩。因為連串怪誕的巧合,片段的旁觀,激盪的心緒,眾人的合謀,共織共寫,起了一個非凡故事的開頭。最後一本小說,仿彿唯在虛構的情節中,才能救贖自己長久的罪疚(將心儀的男子與姊姊,一起投入離散和無可回復的命運之中)。

    我們也許可以說,正因為後來的故事發展和結局,才回頭決定了,逐格拆解了,當初尋常一日中的種種,是為驚悚。正因為後來的急轉直下,難以挽回,所以片頭明亮的屋宅,難得的相聚,竟都成了角色和現實間的某種對照和諷刺。

    回來看《帶我去遠方》。在劇情上,當然也安排了一些相遇的巧合,也是以妹妹的視角引領觀眾;但另一方面,卻沒有像《贖罪》穿插一樁大的歷史事件,以及將時間軸拉得那麼遠,將故事說盡,帶我們從那麼久以後回看當初。

    但這些都不減《帶我去遠方》所隱含的社會意識,和對現實的描寫和批判(如色盲隱喻臺灣的特殊政治性格);只是將鏡頭更專注、輕緩地聚焦於小歷史,小人物,為影片構築角色,關係,生活,和社會的互動變化。因此而更顯真實和貼近一般人的理解,因此自然隱隱形成批判,而非從意識形態裡直接攻訐針砭。

    而驚悚?一如《囧男孩》片中,那個看不見的聲音(「你是誰?」)迴盪在大樓,下一眼林艾莉出現,把騙子二號在電梯前嚇出尿來。那些一開始看不見,無法察覺,難以辨識其真義的片段,相處和感覺,由一份不確定感籠罩著;初萌的曖昧,尚未由後來更多的元素和線索,一步步賦予其完整確定的面貌。

    但,在未知時頂多徬徨疑惑;在越加明白和理解時,卻反而可能因不可逃避,或者想及其他可能的岔路,不同版本的結局,而感到當初事態尚未發展完好時,隨時都可能失卻,中止或壞毀,偏滑至人生分軌之驚悚。想及那樣的落差,與現實如此決然的斷裂,似乎有一種墮胎念頭忽然閃過的不安。

    還好,沒有走那麼遠。只是somewhere而已。

    只是阿賢躺在床上昏迷,假人的頭髮被剪壞而已;只是偷拿桌上的酒喝而已……
    (當然,這是跟一些慘烈程度,可療癒程度不一的版本比起來。如《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心靈鐵窗》,《夏天的尾巴》,《九降風》,《囧男孩》等等)

    也因此,片子還是維持著導演所希望和說的「明亮繽紛的色彩」。而前半段(曉桂年幼時)的歡快記憶,即使經歷了成長時的孤寂和彼此的隔閡,卻也因為沒有全然的崩壞和離散結局,所以還能站在碼頭邊,向「他」揮手說再見;暫且把「你」的份一起帶著,代替你,繼續往彩虹的方向走。我在想,除了編劇的功力之外,也因為這些很有質感的新演員(尤其是女主角),才能將故事一起帶往這個比較不驚悚的版本吧。

    ﹝每一個人的色盲症﹞

    推理是破解外在世界的謎團,也是對自己的理解和追尋。

    「色盲」這樣的設定(而不是目盲),很可以傳達導演想要陳述的,每個人的獨特存在。我們不斷從小女孩的眼光,觀察探討這個世界的面貌:家庭,親人,學校同儕(這部分著墨較少),感情,情緒。這樣的色盲是令人疼惜的,多數時間靜定,偶而恍神,或吐出心中認定的真相,懷抱著遠方的夢。(對照政治顏色和媒體性格上的偏狹,扭曲和紛擾)卻似乎有一種奇異的力量,讓自己度過挫折,逐漸能與自己的孤寂共存。

    當家庭不完整的存在,成為這個社會常見的事實,我們還擁有甚麼其他的力量讓自己走下去?當美好的感情與愛,都需要重新思索和定義,我們怎麼可能再繼續承襲所謂正常正確的世界觀,視為唯一,而不升起絲毫懷疑?

    阿桂短暫地看見了這一切,摸索,經歷並且感受,終於可以為阿嬤燙一頭美麗的老髮,坐在她身邊,穿縫衣的線(即使年少時遠方的夢想,只在一個有雨的午後短暫來襲如陣雨)。如此異樣,卻也如此尋常。我們彷彿能期待往後更漫長的日子裡,她帶著雙份的勇氣,帶著小鬼,繼續遊歷這色彩繽紛的世界了,不是嗎?

    經過前半段耐心且自己偶爾恍神(試映會設備出槌,接片問題,或是影像本身?)的等候,這部片,帶我漂浮在美好的風景之中。

    p.s.這部片有三分之二在高雄取景,遺憾也諷刺的是,片中重要的情感物件「旗津舢舨船」(搖盪,貼近海面,告別意味),卻在今年四月世運前,被市政府以美化市容為由,全部收購銷毀;現實和影片的對照,豈不令人唏噓。果真是「再會了舢舨船」。而今另一規劃拆除的百年哈瑪星鐵道,日後是否也只能在電影裡追悼留念?只能說政治人物太不聰明,而我們「正常」的眼,也輕率不加關注,任美好事物和可能性盡皆荒逝。


  • LeS
  • 這部電影的主題是生命的探索。其實就說主題是「生命中的隔與通」,只是包裝上是色盲、性別與成人這些議題。體制也有太過於保護的時候,以至於人無法從安全中得到保障,反而排除在外,法律不僅是保護人,甚至也會人覺得僵化、不舒服、難溝通,造成反感、不人道,這也才不尊重人。但人原本就只是人。
    阿桂從小就是個色盲,從小就分辨不清楚顏色,覺得這樣看出去的環境跟別人不都是看到一樣的世界,畢竟她沒有經歷過他人眼中普遍的顏色。所以也可說統計學上的大多數正常不見得就是正常,他們只代表了大多數,不代表了真理。所以小桂其實原本就活在自己的一個世界當中,那個世界就是「色盲島」,她期待都一樣有多好,不再遭人冷眼旁觀,弱勢分類、也可以更有自信的融入社會。但她以為人與人不同的只有一項,統一了這個她就能融入這個社會了,事實不然,這一個差異解決了,還有千千萬萬的差異,她不再糾結色盲島這一個傷痛的心結,而自己走了出去,更自信、更陽光,更沒有差異的框框。因為打破框框,根本不需要道歉或羞恥,只要真誠的面對自己,一切就充滿陽光。俗話說:烏雲是無法遮蔽真正的陽光。
    阿賢,看起來很陽光,與朋友玩耍,幫媽媽顧店、功課良好,原來再光明的人也有黑暗的角落,只是每個人不一定都能夠跨過或面對。他與小桂的啟蒙、探索是一種生命想要尋求各種可能的自然、天性,如同電影英文的片名,就是 Somewhere I have never travelled. 生命的探索都是無窮盡的,活著就有各種前進的可能,探索是需要被尊重的、鼓勵的,但阿賢與小桂玩打招呼的過火,其實影響阿賢的部份是擁抱一個身體,若是動情尷尬,該不該順從自己的動情,抑或壓抑當下自己真正的慾望醜態,迴歸只是好朋友的常態。所以阿賢到底有沒有從何時確認性向轉變,一點關係也沒有,關鍵不是性向何時是喜歡男還、何時確認是喜歡女還,而是在動情這一扇門有沒有被打開、是否曾經發生過。當他碰見森賢一,他深深覺到動情了,那就不可改變的影響到他的生命,於是他鼓足勇氣去面對。那幾夜,正是知道沒有結果,在當下皆能完整呈現自我,於是依依不捨的說再見,浪漫的離開,好像說著這個經驗是美妙的、是自然的。
    所謂的浪漫其實也就是海水浪潮打上,然後漫過沙灘,然後沖去戀人在沙灘的腳印。而愛情不只是只有浪漫、真誠的開端而已,還需要生命能夠共同成長,所以第二段與海巡男孩的感情,沒那麼順利,變成是一廂情願,也就是說先前的愛時間短暫,可說愛在天上,而一落入現實生活的人間,就必須要接受人間的種種考驗、時間、倫理、乃至於人群的種種審視、欺凌。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夠順利的在愛情的傷痛中成長,記起這些曾經失敗的養分,生命的成長有幸與不幸,愛情也是。但歸咎回愛情的問題,其實應該說就是自身的問題,於是應該說阿賢也還沒有真正成為自由、自主的人,只是寄託在學生時期自由,無社會負擔的這一個期限內,他是有限度的自由。而可以說他以為跨越了一層愛情的障礙,就能跨過一切衝突,而構想未來。殊不知真正的愛情不是海誓山盟,而只能依靠每一個眼前的當下來保證。所以阿賢自殺的原因是,他的感情獨立不足以支撐起他自己感情所發生的問題,而且將他的感情問題變得難以啟齒,落入社會的邊緣與黑暗,因此黑暗佔領著我們。
    阿桂長大雖然還是跟阿賢出去玩,但他們探索的不同,阿桂探索的其實是誤以為他們在同一個浪漫當中,有一個共同的目標、沒有人的遠方,色盲島。誤認為的愛情,歸納起來有三種,一是屬性上的誤判,像是阿賢的體魄、外貌很吸引人,於是誤認為這就是喜歡。二是個性相投上的誤判,一切都非常契合。三是同一個浪漫經驗上的誤判,對方總是知道你在想什麼、你在哪裡。但這種誤認為的愛,只是心裡頭的嚮往罷了。所以青梅竹馬反而不容易發生感情,反而是像哥兒們一樣。
    當阿賢自殺未遂,永遠的躺在病床上,阿賢去照顧他,其實就是認清了他們哥兒們的情義,而不再糾纏兒時的青春情感。不必依賴阿賢,他自己也能夠到色盲島,或者說阿賢的暫時性死亡,讓他不再依賴阿賢,而能心遠地自偏,自己夢到了色盲島,而這個不再依賴,就是獨立被打開的感覺。原來,秘密只有對自己有效,秘密就是曖昧,介於可與不可之間。阿賢的死決定了阿桂心中這個覺醒,也可以說阿賢的死最大的意義在此。所以全劇最精采的一幕,阿嬤請他拿雨傘,但她拿了自己選擇的雨傘,神情充滿了自由、自在、而且自信。
    偷竊中而默默不語的阿桂、雖然她是偷了錢,希望能夠捲款逃到色盲島,這種目的正義,過度的將自己的所作所為合理化,但這樣自身一時的逃避,也牽扯到平時看似安穩的假象,影響其他人情緒擴大後的懷疑,叔叔懷疑自己女兒偷竊、對隔壁叔姪早就不信任而想撕破臉,他其實更感覺到人往往就所見到的事情,立刻就用負面經驗去詮釋,以至於破壞了人與人的善良,這比他只是分布清楚顏色更糟糕,分布清楚什麼是善惡、甚至積非成是。所以原本生活中只需要無邪就能夠再社會生存,但是面對自己的生命卻是要百分之百的善念、真誠去對待,才不會玷污了自己以及與其他人清爽的人際關係。
    這最後一幕,真的覺得生命的成長真的很不容易,偶而想起自己是怎麼度過慘綠少年、荒唐歲月,生命有他的這個冒險、那誰順利長過來、誰沒長過來,只是幸與不幸。也回想起自己年輕的記憶。
  • 栞
  • 原文刊載於:http://twinsyang.blog.shinobi.jp/Entry/1642/

    從你眼中看出去的世界,是不是和別人都不一樣?在那個遠方的小島上,是不是真的有一個可以包容你、理解你的地方?

    故事裡面的小桂是個色盲的孩子,從被當成心理有問題,一直到瞭解到色盲的事實,他從來就沒有被當成普通的孩子。唯一理解她的,只有被暱稱為哥哥的,她姑姑的兒子阿賢。

    一開始那場小桂與阿賢親暱的戲,看在我的眼裡一直很擔心。沒有言語、只有表情,那滿溢的情緒不知道該怎麼去解讀,或許導演已經釋出了太多的線索給觀眾,而我無所適從。

    整個故事只是單純的敘述著小桂身為色盲女孩的生活,以及她眼中所望出去的世界。我不知道一對被以異樣眼光看待的父女,應該擁有怎樣的生活與表情。他們就像那個家族的邊緣人,不被理解,卻能自得其樂。阿賢總是能夠以寬容大度的眼光,去與小桂來往,從來不把他當成奇怪的表妹。就像是一個好朋友一樣,與她分擔憂傷,聊著不切實際的夢想。

    我想他們都一樣,在阿賢的心中藏著的是另外一個秘密。他愛同性,卻不是能夠攤在楊光下的戀情。他與小桂分享這件事情,沉溺在愛情裡面。他知道自己和別人不一樣,所以更能理解小桂被孤立、被誤解的感覺。可是小桂卻感覺被背叛,曾經擁有的知己夥伴,當心被別人擄走之後,就沒有心力再放在她的身上。

    其實我曾以為他們是一對會擦槍走火而亂倫的兄妹,若是故事要走向這麼激烈的方向我也不會意外。在故事的一開始,就從阿賢的動作與表情裡面解讀出太多的情緒,他究竟是因為無法愛阿桂而愛上同性,抑或是因為阿桂是他唯一有感覺的異性而感到憂傷,我不清楚,也搞不清楚。或許他從始至終都是個同性戀,只是那謎樣的表情,挑起我的困惑。

    我很喜歡電影裡面的小小桂,明亮的大眼透露著單純而複雜的情緒。我對於老師看到小桂的用色就判定他心理有問題感到有些憤怒,也對於阿嬤只知道要帶他去收驚這個方法感到憂慮。她的親戚與同學們,個個都拿她來取笑。人是如此殘忍,我們竟只會排擠那些與眾不同的人。

    當小桂嚮往起遙不可及的「色盲島」,我好難過,世界如此之大,可是卻找不到一個懂她的地方。阿賢也是,他們去的那間有中國風味的教堂,是不是代表著文化包容的地方?長大後的小桂說話的樣子我並不喜歡,失去了清靈、多了那麼一點普通。我以為小桂能夠更脫俗一點,只是像這樣,可能還比較貼近現代的青少女,沒有與眾不同的感覺。

    小桂的爸爸,被小桂媽拋棄而留在原地,一無是處而被親友唾棄。我想他自己也有自己的想法與打算,也有自己的憂愁,只是排遣的方式無法為人認同。也正因為這種形象,才會被冠上莫須有的罪名。這個世界上認同他的,也就只有他的女兒了。正因為他們都是不為人所理解的邊緣人,反而更能相互依偎。

    整體而言,我覺得電影的色彩還滿漂亮的,可是故事應該還能再做補強,有許多地方顯得少了些什麼,本該是主角的小桂卻被阿賢強去了太多的戲。觀賞的情緒倒是挺愉快的,是一部可以輕鬆欣賞的小品,飾演阿嬤的梅芳字字珠璣,實在是很有看頭。故事裡面也佈置了許多幽默的部份,讓人讀起來沒什麼負擔,有興趣可以去瞧一瞧。
  • dennis22
  • 每個人在成長的過程中開始學習肢體間的觸碰
    探討自己與別人的差異性,開始對異性或同性間產生好奇

    我很喜歡電影一開始的敘述方式,用一種很台灣的生活方式,
    以傳統的社會開啟本片對現實生活的衝突,電影也運用了很多國外的故事增加國際觀的視野。

    故事有趣的是片中的小女孩阿桂是色盲,在別人的眼中他是被孤立的,
    不屬於正常的人,可是在電影的故事有一位很重要的腳色就是男主角阿賢哥,
    他們的關係成了互相依賴的人,他們的關係是電影的關鍵,缺一不可。
    電影中人物的個性和故事巧妙的結合真是一絕

    小孩子與大人的世界看似好像有差別,可是仔細的觀察你會發現人類對於愛情的渴望是一樣的,
    不管任何的國家都是一樣,以一部美國的小詩Somewhere I Have never Travelled切入電影阿賢哥對海巡男生的愛,那座阿桂渴望前進的色盲島是他跟阿賢哥之間的秘密,色盲島象徵的可能不只是想被當正常人來看待,我覺得也可能是隱藏的傳達阿賢哥跟同性間想到達的愛情,而在策畫去色盲島的阿桂所遇到的瓶頸和遭遇,剛好與阿賢的愛情作相呼應,

    其實在正常人與色盲的人都是一樣的,根本就沒有被孤立的島嶼,那座島嶼是虛幻的,而那座色盲島我相信就是人的內心島,人的渴望不論是愛情還是想被正常的看待,這些東西其實在於人自己的心裡,

    帶我去遠方也許是一種逃避內心的方式,當你真正了解自己時候,不管有沒有到達那座色盲島,其實已經不重要了。

    電影故事看似單純但卻藏著很深的內容,我覺得非常的精采,導演細心的刻畫人物的情感說明了大道理,我很喜歡故事跟每位角色的關連,阿賢哥為了不讓阿桂覺得自己是特別的,說了很多國家特別的故事,吃石頭的人、吃泥土的人、跟著棉被飛走的人,笑著他們所做的事情,諷刺的是阿桂的爸爸也是為愛瘋狂的人,搬著象徵母親的人體模特兒,沒想到故事的最後阿賢哥也成了那一類特別的人,故事跟人物非常玩味又有衝突力道我很欣賞。

    最後阿桂向海巡男生說再見,我相信這就是電影想傳達的訊息,色盲島已經不是這麼重要了,任何事物都有該說再見的一天,在於內心是否真正明白自己想到達的目的,該面對的終究還是要坦然的去面的,不該是自己的還是讓他自由吧!

    連絡信箱:d2777832yahoo .com.tw
  • coolla
  • 到不了的遠方

      這是個與遠方有關的故事,阿桂是天生色盲的女孩,阿賢是她的表哥,兩人算是有段年齡差距的青梅竹馬。阿桂等著阿賢帶她去遠方,因為他承諾過,但阿賢卻等著另一個人帶他去遠方,因為他愛他......

      阿桂的遠方,是色盲島。因為在那她可以變成「普通人」,不再是異類;阿賢的遠方,是紐約。因為在那他可以享受愛情,不再壓抑。但其實兩個人追求的都是「身份」,能夠毫不費力被認可的身份。遠方,在那裡似乎有種神秘力量,可以讓他們背負的「不一樣」不再有重量。

      對阿桂與阿賢來說,遠方有著讓他們解放的力量。更重要的,答應帶他們去遠方的人對自己很重要,這段旅程因而有著特殊的意義。但故事並沒有照計畫進行,遠方依舊在遠方,而承諾的人已經用不同的方式離開了。沒有那位重要的人,去不去遠方似乎無所謂了......

      沒到遠方的阿賢,雖然感受不到幸福,但也不再為情所苦;沒到遠方的阿桂,雖然還是與別人不同,但在身邊找到了親情與愛情。最後,她發現這個世界的顏色不是用眼睛看的,而為她帶來五顏六色生活的是阿賢、是爸爸還有阿嬤。在夢裡,阿桂到了遠方,完成了心願;在真實世界裡,她放下了遠方。

      所有對「遠方」的形容詞,都因為它所隱含的距離而加倍:陌生的遠方、畏懼的遠方、期盼的遠方、美好的遠方、神秘的遠方......然而一旦真正抵達,這些形容詞即將面對嚴酷的考驗。所以從某個角度來說,「到不了的遠方」最能吸引我們的想像,因為它永遠在真實體驗的另一邊。

      同樣的情境,我必須很誠實地說,《帶我去遠方》讓我感到失落,因為原先的想像過於美好。這些想像並非由於旁人的推薦,而是來自《帶我去遠方》的電影書與主題曲。如果電影書與主題曲所呈現的內涵具有感染力,那麼我為何覺得電影力道不足?只是因為單純的過度期望嗎?

      傅天余雖然是新手導演,但寫劇本出身的她,找了一個很有發展力的題材,三位素人演員的表現可圈可點,場景的配置及色調看得出用心,陳建騏的配樂沒有話說,攝影部分我也喜歡。那失望的點在哪?容我用很不專業的說明方法,我個人認為不足之處在於電影的劇情架構沒有好好「撐開」這個很特殊的題材。我也不清楚怎麼安排會比較好,只是覺得可惜了。或者換另一個角度,這部電影需要觀眾去思考很多畫面以外的事,去想像對白以外的內心話。如果沒有跟上,就會與導演想要傳達的東西有段距離。
  • 臺灣影藝學院
  • 第一次影展10月4日@ InFiDi Space


    9/26-10/4 第一次影展

    The First Film Festival



    九天十一場,三十位新銳導演處女作品

    在台北各個藝文角落以最狂放的姿態

    帶給你原汁原味的第一次感動



    10/4(日)13:00-16:00
    @ InFiDi Space

    一杯飲料+ 八部電影= NT 200

    四個小時的初回限定,等待你的親身體驗!!


    - 各場次票券於 影藝小鋪 販售中 -

    ★ 場次檢索:http://www.filmarts.org.tw/forum-artical.php?A=8&B=586



  • ashui
  • 阿桂和別人不同

    因她先天有色盲

    她的表哥 阿賢

    告訴她

    在一個島上都住著跟她一樣的人

    所以那裡的人並不覺的他們和別人有什麼不同...



    所以阿桂一直想去那個小島

    又對阿賢抱著一種思慕

    總覺得最了解的阿桂只有他表哥



    誰知情荳出開的她

    卻看到她表哥愛的人是"他"

    開始對這世界抱著失望和傷心


    一開始總以為

    阿賢會帶著阿桂去那所謂的小島

    才符合帶我去遠方的片名

    但站在導演的立場

    想表達的是每個人心目中都有個想要去的遠方

    不管是愛情,親情,友情

    但就看如何去抵達心目中的國度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