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席之地.jpg

 

一席之地2.jpg

 

導 演︱樓一安

主 演︱莫子儀、路嘉欣、高捷、陸弈靜、唐振剛

上映日期︱2009年10月9日

參展紀錄︱2009台北電影節「台北電影獎」觀眾票選獎、 最佳女配角、最佳美術設計

               2009香港國際電影節「國際影評人聯盟獎」 競賽片

部 落 格︱http://aplace2009.pixnet.net/blog

 

 

莫子,一個知音難覓的搖滾鬼才。憤世嫉俗的性格,只有在面對凱西時,才柔情乍現。但在凱西日漸走紅後,兩人的關係逐漸走向冰點。這是莫子第一次寫情歌給凱西,或許也是唯一的一次……林師傅,專門為往生者蓋房子,家中堆滿栩栩如生的紙人、紙手槍、紙麻將……,當然還有紙洋房,卻一輩子掙不到一間屬於自己的房子,連生病開刀的錢也湊不到。接二連三的鳥事,在妻子阿月嬸陰錯陽差竊得一筆鉅款後,似乎就要迎刃而解了……。但人算不如天算,原本不相干的兩組人,因林師傅的寶貝兒子小剛而出現了交集,引發一連串出乎意料的連鎖效應……。於是,在這個喧囂的都市叢林裡,在世的人、死後的鬼,彷彿都已耗盡所有生命的氣力,嘶喊著:還我一席之地!

 

導演簡介

年來從事編導及製片相關工作,編導作品多與勞動階層及外來移民之生命經歷相關。05年拍攝電視迷你劇集《快樂的出航》,獲金鐘獎迷你劇集最佳導演及最佳男主角獎,並獲最佳迷你劇集等四項入圍。07年的電影短片《水岸麗景》,是台灣難得一見的黑色喜劇,受各大影展矚目,為少數售出歐美版權的台灣短片。手法即興而敏銳,是值得期待的新人導演。新作《一席之地》,延續了前二作品的多線敘事與黑色風格,為其第一部劇情長片。

《一席之地》前導預告 莫子亂唱篇

 

〔一席之地〕幕後花絮--莫子篇

 

 

 

全民大影評 徵文活動

請參加徵文活動的朋友,直接點選迴響貼下你的影評即可哦!

詳細活動辦法請見:

全民大影評 徵文活動 大家一起來!

 

創作者介紹

台片新高潮

twavetof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洋洋
  • 被趕得越來越遠:《一席之地》

    在台灣小小的土地上爭地生存,遷移的因果與過程所交織的血淚。

    【莫子:沒有掌聲,也沒有噓聲,那到底是怎樣?】

    都是在暖場的樂團,主唱莫子(莫子儀所飾),陰鬱又自溺,與女友凱西(路嘉欣所飾)的對話總是尷尬得瀕臨爆裂。演而優則歌的莫子儀,在電影裡恰如其分地撐起樂團主唱的架子,渲染力強大的歌聲令人驚豔。歌手出身的路嘉欣,演唱的姿態不成問題,只是與莫子對應的口條與神情生硬、生澀,於是尷尬的對話又顯得格外令人難受,卻也湊巧呈現出兩個世界的落差(氣質歌手與頹廢主唱),猶如陳芯宜的《流浪神狗人》中,蘇慧倫的投入與張翰的抽離,同樣的緊張關係與溝通困難。

    【林師傅:他們連咱鼻屎大的地也要搶】

    高捷飾演的林師傅,紙糊出一棟棟華麗的紙洋房,監視器、保鑣、信用卡、金庫、槍……,客人想要的應有盡有──人類的對金錢的重視,死後也不罷休。妻子(路奕靜飾演)照顧墳墓維生,不時被鬼魂糾纏訴說心願,焦慮與諧趣的台詞生動地散發出一種腳踏實地的認份草根性。我非常喜歡這條敘事線,也許是演員的精湛魅力,讓整個段落流暢得令人喜愛,投入而隨之起伏。兒子小剛(唐振剛所飾)的表現更是令我喜出望外,夾在兩個演技派的前輩之中卻絲毫沒有遜色,相得益彰的家族氣氛。

    【小剛:我一定會賣出第一棟房子】

    穿著「老虎王」的玩偶裝扮發傳單,而後是投入房地產的菜鳥。小剛木訥傻氣的個性與台詞,讓整部電影輕鬆討喜許多,一掃前段莫子與凱西的陰沉,小剛賣力喊出了年輕人的熱血與活力。從《艾草》到這部片脫胎換骨般的迥異個性,唐振剛是相當有潛力且令人期待的新人演員。

    生存的可悲與被迫遷移的無奈,找房子,找墓地,找靈厝,甚至是虛擬遊戲裡的一片黃金地。劇本巧妙地描述人類對於尋找「家」的重視和捍衛家園土地的堅毅決心,同時也尖銳刻畫了經濟現實的社會中,生存的無依、無力與茫然。

    然而電影本身敘事線之間高下立見,有些可惜。倘若全片都能維持在接近的水準和高度,而非削弱親情的主線力道甚或是阻斷情感的深度延展,該有多好?本片監製陳芯宜在先前執導的《流浪神狗人》裡,敘事線的相輔相成與巧妙銜接的平衡,顯得融恰、細膩許多。
  • areyoucrazy
  • 影片採取「多線敘事,彼此交合」手法。以多線敘事作為表現手法的國片,其實並非首創,《一年之初》(Do Over),或是《最遙遠的距離》(The Most Distant Course)其實都運用過相同手段。但不同於魔幻迷離的《一年之初》片,或是為賦新辭強說愁的《最遙遠的距離》片,本片所展現出來的,是紮紮實實的草根性,彷彿片中人物就如同你身邊的人一般真實。串連起一群不相干的人,讓同時發生的許多事,錯綜複雜地交集在一起,因為時空的交錯,激發了這些人的生命力,存在已久的不滿和慾望,在台灣現今這個大融爐裡一觸即發。

    我們看到許多台灣的符號標誌:紙糊師父、陰陽眼、風水,也有外來文化:仲介房屋、派報生、頹廢的搖滾樂手等,並融入了勞動階層及外來移民之生命經歷相關的的議題,充分展現臺灣獨特的拼貼文化,那是一種瑰麗而張狂的視覺意象,各種外來與內在文化相互激蕩,卻生出如此荒謬但意外搭調的奇異組合。段落敘事線的鋪陳尚稱工整,最後匯集多線所撞擊出的火花也有條不紊。

    影片之所以精采,在於導演樓一安對於全片「影像語言」的完美掌握,從一開始墳場的場景襯著一席之地的字幕,但下一個畫面卻又是整齊劃一地墳墓比對著櫛比鱗次的高樓大廈、在死亡車禍前,熱氣球上莫子的巨幅照片對著他們詭譎地笑著,都做了反諷又荒謬的開場結束。其實種種對比於此劇本不勝枚舉,或許會流於明顯的斧鑿痕跡,但其玩味之趣還是瑕不掩瑜;導演掌握此部影片的電影語言,拍出了風貌驚人的本土電影。

    導演由註冊商標(R外加○)的概念將主題緊扣在活人在世要爭奪的名利地位之席,而死後還要爭奪死人之墓,極為諷刺與荒謬。再將人與鬼間的爭奪給連結在一起,沉重悲觀不斷湧出。看似健全的一群人們心中都有個缺陷,一心想在名車、傭金、新屋、職位等名利地位佔有一席之地的小剛、試圖扭轉乾坤,打算為扭轉一家人命運付出最後一搏的阿月嬸、執著於自己的紙洋房上,需要一大筆開刀費卻又不願務實面對的林師傅、以毒品與死亡自私地不願面對現實,最後諷刺地被死後珍藏的莫子、在男友面前,總壓抑著自己的情緒,夢想後與經濟壓力妥協,對男友跳樓內咎萬分的凱西。他們的條件不完全符合自己,但是本質卻相同的,爲了晉升更高的等級,他們努力往上爬迎接命運,但同時也讓他們的的心靈處於一種永遠吃不飽的欲望。

    空氣、水、土地,何時變成可以切分販賣的東西?我們都活在荒謬的世界太久了,於是對於荒謬早習以為常,與之共舞。

    更多的物質似乎並沒有讓這群人找到心靈的出口,於是,當無窮的欲望在瞬間打亂了他們的腳步、改變了他們的命運,原本束縛在他們身上的線被扯了開來,進入了死巷,找不到出路;「救贖」這字眼離他們是永遠遙不可及的。
  • changklun
  • 《一席之地》A Place of One's Own:最後的一席之地
    (原文刊載於:http://www.wretch.cc/blog/changklun/26380322

    教育部成語典當中,對「一席之地」一詞有著這樣的解釋:「一張坐席的地方。比喻極小的地方或具有某種程度的地位或位置。」就字面的具體意義來看,這裡的「地」指的即是能讓我們居住、棲身、躺臥、站立、坐下的土地;倘若依其衍生之抽象的層面來看,所指的範圍顯得廣泛許多,從社會上的地位、事業中的成就到心中的歸屬等。一言以蔽之,一席之地,無論是具體還是抽象的涵義,身為人的我們,每天汲汲營營所乞求的不就是這點小小的位置嗎?

    在樓一安導演的首部劇情長片《一席之地》裡,你可以在汽車、機車和行來熙來攘往的忙碌街道上看見發著傳單的工讀生和販賣玉蘭花的婦人,這些不甚起眼的小人物,幾乎每天都會出現在你我必經的路上,他們挨著烈日、呼吸著馬路上的廢氣、冒著被車撞的危險,所冀望的便是那一點血汗錢換來的一席棲身之地;又如三鶯部落的原住民。由於光鮮亮麗的都市計畫,由於政府的公權力,三鶯部落面臨強制拆遷的命運,於是長久居住於此的原住民不斷發起抗爭活動,試圖阻止辛勤開墾的家園被毀壞,為的就是守護這塊揉合了珍貴回憶的一席之地。

    為了在這快速變遷的茫茫社會裡爭取一席生存之地,這群基層的小人物只能努力地付出和死命地掙扎。樓一安導演的作品多與勞動階層及外來移民之生命經歷相關,在《一席之地》中同樣也能見得這些人物的身影穿插在劇情裡,流露出如小草般的韌性與樂觀心態。然而,整體來說,《一席之地》卻是一部嘲諷現實社會追尋名利的光怪陸離,引人深省並興起無比感慨的電影。

    莫子(莫子儀飾)是樂團主唱,不過他的CD卻被擺放在唱片行最不起眼的位置,他的歌早已被現下的人們所遺忘,只能擔任當紅樂團的暖場,嘶吼著沒有人聽見的夢想與憤怒。「沒有掌聲,沒有噓聲,到底是怎樣!」莫子如此說道;凱西(路嘉欣飾)身為當紅創作歌手,滿滿的通告和活動塞爆她的日程表,但她卻迷失在其中,不曉得自己的形象是什麼。兩人雖然有著截然不同的際遇──一人沉溺在不得志的自怨自艾中,一人在公司的包裝下闖出一片天──然而,卻同樣在摸索屬於自己的一席之地。

    林仔(高捷飾)是國內數一數二的紙紮藝術師傅,在對品質的堅持下,只能被市場的廉價商品打壓,因此過著連自己的開刀費都籌不出、違建房屋面臨拆除、土地被人搶走的生活;兒子小剛(唐振剛飾)為了替父親籌措醫藥費,不僅將網路虛擬世界中的土地高價賣出,還毛遂自薦從發傳單的工讀生轉為房仲業銷售員。「我一定會賣出第一棟房子!」小剛對著遍佈山丘的墓園喊道。這對父子沒有遠大的抱負,只想著如何度過眼前的生存危機,以及身後的棲身之地。

    而林仔的妻子阿月嬸(陸弈靜飾)則是一個有趣的角色。為了貼補家用,她收取微薄的報酬替人管理墓園。同時,因為她有著與鬼魂溝通的能力,還時常聽取鬼魂的抱怨和要求,甚至幫忙從銀行偷竊金錢給三鶯部落的遺孀。雖然阿月嬸的生活拮据,但她仍盡心盡力守護這片面積遼闊的墓園,守護屬於別人的最後一席之地。無論生前多麼拚命賺錢、追求名聲,一旦死亡之後,所擁有的一切都將化作這一小塊土地。有錢人的墓地或許能蓋得比窮人還豪華、還氣派,但其實每個人所躺的不過就是棺材那一小方黑暗空間罷了。如此看來,鎮日孜孜矻矻所為何物?每個人到最後的一席之地其實並無太大的差異。

    特別是莫子這個角色的設定,更能呈現出此種惆悵與感慨。電影一開場便出現莫子的廣告熱汽球飛過墓園的上方,讓人誤以為莫子是位多紅的歌手,能讓公司砸下如此驚人的資金作宣傳。但是,隨著劇情的推移,直到接近尾聲,這段畫面再度出現於銀幕上。原來這是在莫子跳樓死後,為了紀念他所舉辦的告別演唱會和一系列的廣告。看到這裡,讓人不禁感到一陣唏噓。生前不受重視,死後才享受到爆紅滋味,不僅有許多歌迷獻花到莫子死時的地點和家中,甚至還登上台北小巨蛋的舞台,連外頭大大的電視牆上都映著他生前演唱的畫面。只是,這時的莫子早已化成灰,永遠居住在靈骨塔的某一個小方格中。這裡就是他最後所獲得的一席之地。

    另外在觀影途中,包括我在內的許多觀眾,屢次被林仔、阿月嬸和小剛一家人的憨直個性和傻得可以的對話弄得哈哈大笑,他們一家所展現的正是屬於台灣人那親切、開朗的人情味──阿月嬸為鬼魂所做的一切,以及林仔暫時收留無處可去的莫子──讓《一席之地》在沉重的主題中,流洩出一股輕鬆且溫馨的暖流。
  • nsrfzr
  • 人爭一口氣,佛爭一爐香。即便是無家可歸的乞兒,都盼望能在流落的街頭守得一席之地。
     
    說穿了,只是一個空間、一個位置,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卻能讓人們隨時隨地在計較著自己的佔有率。政治人物在意自己在民眾心中的愛戴程度、在意對手的支持度是不是快要把自己給擠下;商場玩家也在意自己的產品受到多少消費者喜愛,斤斤計較著櫃架上誰家的商品被展示得多;連男女之間的情感都逃不過這個法則,「我在你心中究竟佔了多少位置?」這個問題肯定10對情侶有11對問過。
     
    人,因為有了屬於自己的一塊空間,所以才有安全感、才有存在感,即便摸不著搆不著,打從心裡還是在意,往生者也一樣──至少活著的人是這樣認為的,所以墓園這玩意才有永遠接不完的生意。
     
    導演「樓一安」在電影【一席之地】之中,巧妙地展現各式各樣人們所訴求及嚮往的「一席之地」。劇情開始與結束都聚焦在男主角之一「莫子」(由「莫子儀」飾演)身上,導演給了他浮浮沉沉不知道為什麼所忙碌的一生下了一個最好的結局,即便不是最完美的結局,卻確實達到了「莫子」一直想要觸及的──在音樂的世界裡,在觀眾的心裡,有了這麼一席之地。看不見不等於不存在,即便,是種哀傷的悼念,它還是悄悄存在,因為你想起時,還是會難過。
     
    而演技派男演員「高捷」詮釋的,是位帶著精巧手藝為往生者蓋紙房子維生的「林師傅」。在欣賞電影時或許未察覺導演的佈局,如今回想起來,才赫然驚覺劇中眾主角們其實不停歇地為自己爭取著一絲絲佔有的証明。「林師傅」雖然旨在為往生者造福,其未雨綢繆的個性教妻子大傷腦筋,竟然寧願花時間大費周章製作自己往生後要「住」的房子,而不願意上醫院去治療當前身體不堪負荷的病痛。即便「林師傅」明白自己這一輩子邦往生者所建造的紙房子,終將是化為灰燼,但仍然期望為自己保留一個空間,心裡如此寄託著…
     
    父親賣給往生者的紙房,兒子賣的是租售給活人的真房子;這是有趣的安排。然而「莫子」的女友「凱西」,兩人一個是搖滾派歌手,一個是柔情派,情投意合的兩人,入的是同門行業,隨後境遇大不同,此番對照卻也諷刺無比。整部電影雖然演述著宛如生活週遭便會上演的情境故事,欣賞完之後,卻頗有感觸,令人不勝唏噓!
       
    劇情安排:★★★★☆
    拍攝手法:★★★☆☆
    演員演技:★★★☆☆
    音效特效:★★★★☆
    推薦程度:★★★☆☆

    http://www.wretch.cc/blog/nsrfzr/1719842
  • 鯊魚
  • 何去何從《一席之地》(A Place of One's Own)

    何去何從《一席之地》(A Place of One's Own)

    導演:樓一安
    編劇:樓一安、陳芯宜
    年代:2009

    在幽默中帶著一股強烈的諷刺,對當下台灣社會的環境有著深刻的體會、揭示與省思,電影所闡述的其實不是什麼深奧的道理,而是生活周遭每日可見的景況,只是它過於頻繁以致我們都容易忽略這些問題的存在。

    莫子(莫子儀 飾)是位有才氣卻不受到大眾賞識的音樂創作歌手,直到一次他意外身亡後,才引起社會大眾的注目而步上「梵谷」的後塵。小剛(唐振剛 飾)在房屋仲介打著發傳單的零工,父親林師傅(高捷 飾)從事紙紮的工作,擁有一身的好手藝卻不受到賞識,妻子阿月嬸(陸奕靜 飾)以替人看照墓地來貼補家用,在這微薄的經濟收入下林師傅卻急需要一大筆開刀費。在這人吃人的競爭社會底下這群底層人物又該何去何從?

    在資本發達的時代,M型社會的發展也日趨成熟,在功利追求底下位居上層階級的得利者仍在用盡各種手段,從低下層人民的生活中榨取更多的財富與資源。片中最明顯的刻劃便在於林師傅一家人位了籌醫藥費,阿月嬸不惜向黑道借錢,並瞞著丈夫同意黑道將林師傅原本要做給自己的「豪華紙紮住所」給搬到自己所開的金寶塔前展示,兒子小剛則與一位富裕的室內設計師達成協議,將自家這風水寶地轉賣給他,並到城市中買了一棟公寓。一直被蒙在鼓裡林師傅出院後才逐漸知曉真相,卻也無力挽回。在此導演運用了「虛」與「實」做了諷刺性的處理,在現實的社會中林師傅的土地在無奈下被轉賣,在虛(死後的世界)的一面,連自己精心打造的紙紮房也被剝奪。在這經濟強權的社會體制下,低下層的人只能在夾縫中求生存,當現實生活的土地被取走後,連死後的空間也被資本計算下的利益給收編,導演利用這對比再現出這社會世態可悲的一面,而林師傅的「豪華紙紮住所」也是個尖銳的諷刺,生前他沒有辦法過好日子的生活,連土地都將被收購,所以他只有將對現實生活的渴望轉移到紙紮房屋上,打造了精緻豪華的住所,換句話說在現世無法滿足的心理空缺,只有到死後再去尋找。

    儘管林師傅一家人的處境悲慘,但至少他們來到城市尚有一棟公寓可居住,這對比了這棟公寓的前屋主莫子,他一直過著不得志的樂團生活,並欠下大筆債務,最後房間遭到法拍,當林師傅一家人來接手後他只有流浪街頭。所以從中可以看出導演所安排的層層遞減的對比,一位家境富裕的設計師,他廉價買下看似破舊的房子再重新設計後高價賣出,然後是被迫遷離的林師傅一家,再到流落街頭的莫子。展現出一個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的社會生態。但在此需注意的是林師傅在搬到新公寓前仍讓莫子繼續居住,表現出低下層對彼此的援助。就這援助的觀點再來看,富裕設計師跟小剛的交易中,並非是霸權勢的壓榨,他也幫忙了小剛賣出第一棟房子,並且和他達成協議,保證他日後的業績,由此可看出導演的細膩度,階級雖然是處理對立的位置,但人性間的互動是極其複雜的關係,而非黑白好壞的二元對立。

    導演對莫子角色的處理,同樣是對資本社會下汲汲於利追逐的諷刺,莫子生前的音樂乏人問津,死後才因議題的炒作而大紅大紫,這也是一種虛與實的對比關係,在現實中的落魄與死後的轟動,而這轟動也是媒體在經濟利益與噱頭底下所造成的。

    莫子死後帶來了大量的經濟商機,但同樣更低下一層來看,有人連過逝後都無法安心投胎,還擔憂著人世間的問題,即三鶯部落的遷拆問題。阿月嬸有著與「好兄弟」溝通的能力,她掃墓的顧客之中,一位鬼魂的太太是三鶯的居民,面臨政府強制遷拆的命運,於是他早晚都央求阿月嬸幫忙,最後告訴她自己生前的一個竊取銀行的計劃,他希望阿月嬸幫自己完成這工作並將錢送到部落的妻子,好讓她能買棟新房。這極富創意的意念更是對政府的缺失做出了控訴,不只是生活的居民在抗議,連死者都無法安心!

    全片帶著些許幽默感的歡笑與社會描繪的心酸,對我們當下的生活景況有著敏銳的關注與闡釋。在去年女性影展上的一部作品《我的人魚女友》(The Mermaid ,2007)其中的男主角經營著售賣月球的土地為業!當現實世界的土地都被爭奪一空後、當線上虛擬遊戲中的土地與身份變賣而成平民後,我們的下一步是不是開始覬覦地球以外的世界!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