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轉載自【放映週報】)

報導 / 楊皓鈞

 

step by step000.jpg

 

人生遲暮之際,除了要面對智能和體力的衰退,死亡、病痛的惘惘威脅也變得迫切而清晰,處於這種寂寥、蒼涼的生命情境中,又如何能讓「變老」可以優雅、灑脫,如返老還童般重燃生命的火花?

高齡化是多數現代化國家所面對的重要課題,近年來也有越來越多電影以活潑的筆觸來探討老年生活,捷克的《秋天裡的春光》(Autumn Spring)、《布拉格練習曲》(Empties),瑞士的《內衣小舖》(Late Bloomers)、日本的《彩虹下的幸福》(La Maison de Himiko,又名彩虹老人院),乃至週報上期報導的熱門紀錄片《搖滾吧!爺奶》(Young@Heart),都試圖用喜劇類型、或振奮人心的大眾元素,重新演繹出老人們令人意想不到的生命樣貌,烘托那份不服老的赤子童心。

近期將推出的國片《練.戀.舞》亦試圖將浪漫喜劇的商業類型,結合高齡社會的題材,打破過往人們對老人生活的沉重悲情想像,故事背景座落在一個即將面臨倒閉危機的鄉下老人院,院中老人個個都和《海角七號》裡操著國罵的茂伯一般生猛有力、憨直古意,故事敘述著他們如何在一位性格反骨的男看護、及一位初來鎮上的冷豔舞蹈女老師的聯手帶領下,重新找到對生命的熱忱,舞動出人生第二春的璀璨。

本片前身是女視界影視製作公司向新聞局申請「高畫質電視節目」補助所提出的企劃案,評審過程中獲得大力讚賞,因而後續獲得前景娛樂、得藝國際媒體的投資,升級為大銀幕作品。企劃初始便採取迥異於過往國片的商業操作策略,試圖以張孝全、名模蔡淑臻的明星光芒,吸引年輕族群及大眾的青睞,並集合了一票資深、令人懷念的影視老演員來飾演那群討喜的老人們,而音樂才女李欣芸為電影譜寫的奔放歌舞配樂,更為本片增色不少。

導演郭珍弟過去為人熟知的作品以紀錄片為主,其於「流離島影」系列中的35厘米作品《清文不在家》曾獲得多項國際影展的邀約與獎譽,以16釐米拍攝、回顧三O年代本土流行音樂的《跳舞時代》更獲得2003年台灣金馬獎最佳紀錄片,本次專訪中她暢談了本片的劇本發想及拍攝歷程、過往紀錄片工作對她的影響,以及她希望如何利用歌舞、音樂等元素,來讓片中老人乍似「山窮水盡」的生命困境,能再度舞出「柳暗花明又一村」。《練.戀.舞》原本是女視界影視製作公司獲得新聞局「高畫質電視節目-電視電影類」300萬補助的企劃案,是在怎樣的因緣際會下,想把這部原本設定為電視電影的作品搬演至大銀幕?

台灣很久以來都缺乏「說故事」的電影,當時的評審陳鴻元先生很喜歡這個故事,便參與本片成為監製,而這部片的另外兩位監製:蔡秀女小姐、黃茂昌先生也都覺得這個故事有商業潛力,才會發展成大銀幕的作品。

我自己原本就寫了一個老人院的故事,比較以老人的生活為主,沒那麼有商業價值,在新聞局HD拍攝補助辦法出來後,蔡監製便找我與編劇黃世鳴一起討論,很清楚地將故事設定成有起承轉合的三幕劇架構,並將片中老人塑造成甘草人物形象的角色,走的比較是類型喜劇的商業路線,因為投資拍片的老闆當然還是希望能在市場上回收,所以才有了這樣的定位。

300萬元補助對劇情長片而言非常微薄,可否談談本片是如何從其他管道找到多方資金?

蔡監製與黃監製找錢找得很辛苦,後來還有陳鴻元先生一起進來幫忙,原本這種商業類型的電影資源很多,甚至可以找大陸的資金,而談合資需要時間,還要進行審批的流程,但由於新聞局HD數位補助有一年內交片的緊迫壓力,沒辦法等那邊的資金進來,所以才找了國內的資金,由陳鴻元先生所任職的得藝國際媒體一起進行投資。

normal_4979832c095bf.jpg

為什麼會想寫一個關於老人的故事?與編劇黃世鳴先生合作的過程中,又對劇本做了哪些調整?

原本的故事是一個比較寫實、散文式的劇本,角色也都是真的垂垂老矣的老人,而電影中的老人則相對而言狀況稍好,還有許多精力。我做紀錄片的過程中常常接觸許多老人,人生走一遭往往累積了許多往事和秘密,所以才會想做一個劇情片,向觀眾分享這些精彩的故事。

而改寫過程中必須面對到市場考量,而年輕觀眾則往往是票房的先鋒,所以會將較重的故事比例放在年輕的男看護與美豔的舞蹈老師身上,而觀眾進戲院時常是為了尋找娛樂,所以也將老人角色的喜劇、甘草成份放大了些。

而編劇的過程中,世鳴也向我提醒說,我過去一直都想拍音樂與舞蹈題材的故事,不如就放進這部電影裡,才確立了這樣一個舞蹈女老師的角色。

您之前就想拍「跳舞」題材的劇情片?

我更早之前寫了一個女舞者的故事,也和中華體育運動舞蹈協會的劉渼麗老師進行了一些相關的討論,她們一直都很期待能加入拍片的行列,不過等兩年之後這個計劃成形,已經又是完全不一樣的故事了。(笑)

step by step 4.jpg

影片中「跳舞」這件事,或是女舞蹈老師所撩撥起老人們的「情欲」,似乎為老人們帶來一股新的生命力與自由,你覺得舞蹈對片中角色,或是對您本身有什麼特殊的意義?

我在三、四十歲的時候,跑去參加過外頭的國標舞班,接觸之後覺得舞蹈讓我對自己的身體有重新的掌控,對自己肉體的存在有一個更明確的意識,也更能夠觀察自己身體的變化。跳舞對我自己是頗為奇妙的,一方面它幫助你看到自我生命進展的樣貌,一方面它也讓你和其他跳舞的人有所互動,那個分享的過程是十分愉快的,也正是源於自己這樣的經驗,所以才會寫出這個故事。

您過去台大心理系畢業後,赴美完成天普大學(Temple University)影視製作的MFA學位,回台後持續投入影片創作與劇本撰寫,可否談談當初會何會想投入影視創作?

其實看電影就像看書或交朋友一樣,可以在裡面找到有共鳴的地方,或是和其他人有所交流互通。早期我做實驗劇場時,看了很多高達、柏格曼、費里尼的電影,因為實驗劇場沒有什麼範本,所以會想從這些藝術電影中汲取養份與靈感,也和朋友間有很多討論,因此對電影產生了很大的興趣。

cd9507-1.jpg

您的創作類型很多元,早期有拍過16mm的實驗、劇情片,後來也在公視人生劇展導過幾部電視劇情短片,但最為人熟知的仍是紀錄片作品,像是流離島影系列的《清文不在家》,與簡偉斯女士合作、榮獲金馬獎最佳紀錄片的《跳舞時代》,可否談談紀錄片對您的意義是什麼?紀錄片的工作經驗在你拍攝劇情片時又有怎樣的影響?

我們個人的生命經驗都很侷限,而人們常常說真實往往比想像來得更出乎意料之外,所以紀錄片工作開啟了我很多對人生的理解和想像。

而紀錄片的經歷讓我對人物的想像、與演員工作的方式,能開放更大的空間,我其實蠻要求演員在工作時把他們自己的經驗帶到角色中,真實的情感、經驗即使是對一個劇情片,也是很有說服力,我想這也是為什麼很多人喜歡看紀錄片的緣故。

從紀錄轉換到劇情的軌道時,又遇到了什麼樣的挑戰?

做一個有商業取向的劇情片,某些時候市場的考量會超過創作本身,而這部片的預算經費拮据,因此很難競爭得過好萊塢的商業電影,就連在國產劇情片中的預算它也算是低的,所以必須在有限的條件下創造不同的可能,但話說回來,雖然國片的景況很不好,但有這樣的創作機會還是要很珍惜。

對一位導演而言,拍片很像操兵演練,也是需要練習的,新導演在一開始拍片的條件很侷限,創作過程相當辛苦,必須累積一定經驗後,機會和條件才會越來越好;我一開始做過三集人生劇展,之所以又回去拍紀錄片,其實也是因為預算很低,且電視台仍然有收視方面的考量,即便是公視也都預設了他們的觀眾族群,在這些限制下我覺得沒辦法在劇情片領域有所發揮,所以才回頭拍紀錄片。

雖然身為一位劇情片新導演有許多限制,但我覺得我們這個團隊很像片中的老人一樣充滿熱情,在種種障礙下還是要竭盡全力去跳一支舞,這樣的過程令我蠻感動的,尤其是演員和工作人員拿的酬勞都不高,還很刻苦地一起在雲林一起拍片、生活了一個月。

step by step 5.jpg

近年來利用電影行銷城市形象的例子不勝枚舉,很多影片中都行銷了拍攝景點的城市風情,甚至帶動當地觀光產業,為何當初會想將故事設定在雲林西螺的這個小鎮?這個城鎮的魅力在影片中又發揮了什麼作用?

以前除了什麼《西螺七崁》之外(編按:1980年代之台片)大概沒有什麼電影在雲林拍攝,它又是一個位於台灣正中間的農業村,距離北高兩地大都市都很遠,所以大多數人對它都很陌生,可是其實它曾經在日據時代是非常富裕的地區,所以格外有種華麗之後的落敗與滄桑,而這也很類似片中那群老人的生命情境。

片中場景大多在西螺老街和浸信會神學院,那棟神學院原本是有錢人家的豪宅,後來捐給教會作使用,裡頭原本還有專門供人跳舞的舞廳,充滿音樂、舞蹈的文藝氣息,我過去向別人聽說歌手張信哲的父親曾在神學院擔任牧師,而他小時候是在一個充滿音樂氛圍的西式古典宅院裡長大,後來路過時很好奇就跑進去看了一下,當下覺得真的很特別,從此之後對它念念不忘,就把它寫進故事裡,並借來作為片中的主要場景。另外雲林虎尾過去是日治時期的重要行政區,有州廳、消防局、老街,那幾個地方也很漂亮,我們就把它借來當作片中的舞蹈教室,以及老人回憶中的跳舞場地。

小鎮原本就有屬於自己的生活情調,雞犬相聞,影像上你會看到這棟老人院是在一片青翠稻田的中間,好像座落在一條綠色通道深處、遺世獨立的建築物。

拍攝過程與當地政府機關與民眾的互動如何?在雲林首映後,當地民眾的反應是?

基本上全鎮鎮民都很支持我們的拍攝活動,來參加演出的民眾還會推薦親友一同來參與,甚至聚眾一起圍觀,覺得這是一件很有趣、令人好奇的事,而片中有一場社區舞蹈比賽,也是當地婆婆媽媽組成的舞蹈隊來出演,她們還因此準備了好久。

而在雲林首映時,由於片中場景都是他們日常生活熟悉的景象,所以自然會覺得很親切,他們觀影時發笑的反應點也和台北觀眾不太一樣。

step by step 6.jpg

電影中每個人物都有背負著不為人知的秘密,編劇似乎花了很多心思在勾勒每個角色的背景故事,而這也是本片最觸動人心的部份,網站的文字上對每個人物有很豐富的描繪,但影片中某些角色的故事似乎沒有呈現得很徹底,當中是否經過了某些取捨、剪裁?

那些角色的前傳都很豐富,但電影篇幅還是有限制,就商業票房的考量而言,還是會希望多留些空間給主角小劉和吳如萍身上,因為他們兩人是對年輕觀眾比較有吸引力的部份。而就其他配角而言,以碧蓮姐(洪明麗飾)為例,我自己在試映後聽到的觀眾反映,覺得他們對她的角色理解其實是蠻完整的,而她不服老、走在時代前端、會使用電腦網路的特質,都能引起觀眾的會心一笑。

而老唐(田明飾)這個角色神秘感相對比較重,其實他在劇本上所寫出的部分,都已經呈現在銀幕上了,只是我一開始有一個小小的擔心,因為這個角色很孤僻、不願參與團體活動,把自己置身於其他院友之外,他如何能引起觀眾的關注和認同?因此我在選角的時候,就已經意識到要選擇一個形貌上比較衰老的演員,這樣他的任性、孤僻、任意指責別人,都可以因為他的衰老而被觀眾諒解,希望透過這樣一個外貌形象的設定,快速建立起觀眾對他的認知與接受度。

提到老唐這個角色,為什麼會將他設定為一個老年同志的形象?

過去大家對軍人的想像都很陽剛,停留在一個表面的層次,而我想打破一個刻板的印象,說明其實陽剛的表面下,骨子裡也可能是很柔情似水的,其實人生常常是這樣,走到了一個點才會發現以前看到的和真實狀態往往是不一樣的。

step by step 3.jpg

如您所說的,這部片有著好萊塢三幕劇的架構,從衝突、危機的開始,到角色解決危機的過程,再到最後衝突的化解,好萊塢電影可能會著重在老人們的舞藝如何精進神速,最後奪得比賽大獎,但是您片中似乎比較著重在老人心境的描述,學舞的「成就」反而不是重點,為何會選擇這樣的角度?是否擔心觀眾對片中的「舞技」展現感到不夠過癮?而要拍一部有「舞蹈」成分的片,您又在編舞、音樂方面做了哪些設計?

一開始劇本的設定走向就是如此,比較強調舞蹈中人與人的互動,另一方面,當時也知道這個片子的預算並不高,以低預算而言,就會盡量走感情戲的路線。

至於音樂、舞蹈的部份,一般歌舞片都是先和配樂溝通,拿為電影做好的音樂當作編舞的基礎,但當時的預算很不確定,所以我就先和舞蹈老師挑好了音樂,在拍完片之後再請李欣芸小姐來做出類似我們所挑選風格的配樂,而她做得很好,很多配樂甚至超越了我們原先挑的曲子。欣芸說她當初看到片子蠻驚訝的,因為我已經預留許多空間給配樂,其實我原本就對舞蹈比較熟悉,拍攝時就想好要如何替這些韻律性的段落來下配樂。

而有些戲劇設計的部份,也是用音樂、舞蹈來加以串連,例如當女舞蹈老師第一次到教室上課時,我就讓她先直接展示了一段舞技,再接續到眾人的反應,而不是用傳統的敘事方式,讓她走進去、打招呼、和眾人對話,才開始上課……。

step by step 0.jpg

本片啟用大量優秀的資深影視演員(洪明麗、田明、張復建、小戽斗) ,請問和他們合作的心得為何?和片中兩位屬於新一代偶像演員的卡司相較,您在指導演技時又採取了怎樣不同的策略?

我覺得我學到很多,資深演員表演能力很豐富,像小戽斗大哥在表演他回憶死去的老李上廁所的那段時,他就可以演出四、五種不同的情緒來讓我挑選,後來我選擇他回憶傷感時還帶著一點點愉悅的神情。張復建大哥會留意到他角色一貫的脾性,而他的角色已經進入記憶力開始衰退的階段,而他會盡量在每一段呈現出這個角色在性格、動作上的一致。田明大哥和我的溝通方式很有趣,他讀完劇本後和我說:導演,我前三秒會看著這個包裹,五到七秒會望著天空,再做一個沉思的表情,第八秒我的眼淚會流下來,他們都是很熟練的表演者,一個鏡頭重覆四、五次都還是非常準確。

而年輕的演員經驗比較少,但有很豐沛的感情,像淑臻就和我說:導演,這場戲我是來真的,最多只能來兩次。後來我在看她發現丈夫死去,一個人在車上崩潰痛哭的戲,其實是被震撼到的,因為她是用全部的力量和精神去投入那個情境。而張孝全一開始是希望我能讓他順著感情走,並不希望我預設一些小動作放在某些對白的點上,像某些他和淑臻的戲,我就真的把鏡頭放長,讓他們能順著情感的節奏很自然地互動,走一個比較開放的形式,但拍他和老演員的對手戲時,我希望有一些明快的節奏點讓我能在剪接時使用,比方說當兩位老人在樓下吵架,主角小劉叫他們別吵了,我就希望他能順著設計好的動作來演,一開始試了幾次後他很不習慣,但我很堅持他要盡量在不妨礙情緒的狀態去達成,這樣剪接起來才會有喜劇的節奏、音樂性。

step by step 1.jpg

關於拍攝過程,有沒有想要補充的趣事,或是您印象深刻的部分?

有一場戲裡孝全要背著自殺未遂的淑臻下樓,攝影師也是在樓梯間一旁用手持拍攝,因為淑臻個子很高,所以份量並不輕,我們大概拍了三、四個take之後,孝全就抱怨說:蔡淑臻真的太重了!而這時攝影師便打趣地接話說:那不然我和你交換,我幫你背,好不好?(笑)

您是否已經想好下一部作品的計劃?未來想多嘗試劇情片的創作,還是會回到紀錄片工作的領域?

下一部也是拍劇情片,是關於一個八O年代女孩子的成長故事。未來可能會持續嘗試劇情片的創作,因為過去十幾、二十年,我已經累積了很多的紀錄片作品,所以會想要繼續拍劇情片。

最後,可不可以告訴放映週報讀者一個非看《練.戀.舞》不可的理由。

每一個人在人生的過程中,難免會在某個階段感到生命受到某種侷限、意志力無法伸張,片中肉體衰老的老人其實是某一種象徵,透過這個不同的族群,這部片傳達出當我們受到這種生命的侷限時,我們該用哪一種態度、哲學面對它,我蠻希望觀眾看完這部片、走出戲院後,能有一種明亮、開朗的心情,能夠繼續勇往直前。

圖片來源:電影官方部落格 http://blog.xuite.net/deegroup/dance

 

創作者介紹

台片新高潮

twavetof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